人民网江苏频道首页- 江苏要闻- 评论- 舆情- 民声- 时政- 民生- 社会- 经济- 房产- 教育- 健康- 文化- 图片
留言首页 | 江苏党政领导 | 最新发布 | 领导回复 | 追踪报道 | 留言精选 | 留言排行榜

江苏各地留言版

当前位置: 人民网江苏频道 - 给领导留言 - 苏州 吴江区 - 苏州吴江区政府出具与事实不符的调查报告
苏州吴江区人民政府出具与事实不符的调查报告    发表时间:2018-12-01 15:03
胡士国给领导留言:

1、要求领导为胡良友主持公道因苏州市日昌盛阀门制造有限公司屋面翻新工程“2017.8.2”高处坠亡人事故调查报告调查报告与实际事实不符。

2、要求苏州市日昌盛阀门制造有限公司屋面翻新工程“2017.8.2”高处坠亡人事故的调查组对苏州市吴江区安监局出具的苏州市日昌盛阀门制造有限公司屋面翻新工程“2017.8.2”高处坠亡人事故的调查报告结果重新调查。

苏州市日昌盛阀门制造有限公司在2017年7月3日将座落于吴江区芦墟镇国赵路厂房内屋顶翻新工程承包给个人胡良友(没有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施工队进行施工,造价以每平方43元计算签订了合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此合同无效)。在胡良友施工队进行厂房屋面翻新时,张尸虎找到胡良友,问胡良友:“另一栋还没有翻新的屋面是否可以让我带人进行施工,我们最近没有活干”。胡良友当时没

有答应,但是张尸虎之后多次找到胡良友,胡良友觉得都是老乡(张尸虎和胡良友都是安徽省六安市固镇镇人)不好意思老是拒绝。胡良友当时对张尸虎说厂里付的每栋翻新人工费是40000元,工程完工后15%人工费要压在苏州市日昌盛阀门制造有限公司,一年不漏水15%就会付清,所需施工材料有我胡良友进行代买,施工安全问题有我们各自施工班组自己负责,张尸虎同意的。所以张尸虎的施工队进入苏州市日昌盛阀门制造有限公司进行东面厂房屋面翻新施工。

张尸虎叫了王习成、王兆友、王工友、钟运福、张恩全(死者)5人一起到苏州市日昌盛阀门制造有限公司的东面厂房屋面进行翻新施工,在2017年8月2日早上6时左右,施工工人张恩全在距离地面约5米高处维修屋面时,不慎从屋顶摔落至地面,经送吴江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治疗无效于8月6日5时左右死亡。事故发生后由吴江区安监局牵头、区公安局、区监察局、区总工会、吴江汾湖高新区管委会组成的调查组,对相关人员进行调查和询问。但是此调查组没有坚持依法依规、实事求是的原则,对此次事故没有进行合理、认真细致的调查、取证和分析。对于调查报告中指出死者张恩全系胡良友的工人,完全没有事实证据证明,只是听取了张尸虎、王习成的证言和一份无效合同就出此报告。

关于苏州市日昌盛阀门制造有限公司屋面翻新工程“2017.8.2”高处坠亡人事故的调查组出具的苏州市日昌盛阀门制造有限公司屋面翻新工程“2017.8.2”高处坠亡人事故的调查报告提供给吴江区信访局,并对于报告中与实际事实不符的列出几个和询问笔录中自相矛盾列举出几处一并提交。


1. 报告中“工程总造价17万元”,事实是2017年10月26日签订的协议工程总造价是18万元(包括厂房车间东西两幢材料,工资,厂房办公楼楼顶清扫。其中:工资每幢4万元)

2. 报告中“建筑承包合同签订后,包工头胡良友组织工人张尸虎,张恩全,王习成,王兆友,王工友,钟运福6人开始对苏州市日昌盛阀门制造有限公司屋顶进行维修”,事实是建筑施工价格谈好之后,胡良友组织工人杨凤全(13912702074)刘正祥(15156411934)王胡宗(13615640485)胡成九(13451591727)等工人进行西面厂房屋顶维修,大约2天后张尸虎(张尸虎找到胡良友时,胡良友说厂里给东面屋顶维修工费4万元,完工15%要压在厂里,一年后不漏水,剩下的15%钱付清)组织工人张恩全,王习成,王兆友,王工友,钟运福进行东面屋顶维修(这些厂里监控和门卫和林双全都可以证明),施工工人安全问题有各自施工人负责。

3. 报告中“事故造成1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约80万元”,根据江苏省2017年度工伤死亡赔偿标准计算,死者66岁,应该是约60万元。

4. 报告中“7月份,汾湖高新区开展夏季安全生产大检查时,网格员发现该厂房已被苏州和湘家具有限公司承租并开展生产,网格员向苏州和湘家具有限公司发放《安全生产告知书》,明确告知企业严禁在无资质,无安全防护措施情况下进行建筑维修及施工等,并填写了《汾湖高新区安全生产大检查情况表》”,既然已经书面告知苏州和湘家具有限公司,严禁无资质,无安全防护措施情况下施工,为何胡良友(无建筑施工资质)可以带人进入厂区西面厂房屋顶进行施工?为何2天后张尸虎(无建筑施工资质)又带人进入厂区东面厂房屋顶进行施工?如果和湘家具厂可以严格遵守汾湖区发放的《安全生产告知书》,此次事故就不会发生。

5. 报告中“事故发生后,汾湖高新区管委会派人赶赴现场,协助有关部门开展事故调查和善后工作,并督促苏州市日昌盛阀门制造有限公司落实主体责任,全面排查事故隐患”,在2017年8月2日事故发生当天未有任何人到现场开展工作,2017年8月3日15时张尸虎本人到汾湖派出所叙述事故经过,2017年8月3日15时30分吴江区安监局接报,然后开展各项工作。事故发生后苏州市日昌盛阀门制造有限公司在2017年10月26日继续叫胡良友带人将厂区西面屋顶翻新后续工作完成,张尸虎带人将东面屋顶翻新后续工作完成(厂区监控和门卫和林双全可以证明)。

6. 报告中“胡良友未对工人进行安全教育培训。未严格监督工人佩戴.使用劳动防护用品”,此次事故死亡地点为东面厂房,事实有张尸虎带领死者等人在施工,也就是张尸虎未对工人进行安全教育培训,未严格监督工人佩戴.使用劳动防护用品。而西面施工的胡良友一直对自己的工友都有口头培训注意安全,也严格监督工友佩戴.使用劳动防护用品,安监局可以找胡良友的工友询问相关情况。

7. 报告中“胡良友未对工人进行安全教育培训,未严格监督工人佩戴.使用劳动防护用品,对事故发生负有责任,建议苏州市吴江区公安局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追究胡良友刑事责任”,事实是死者张恩全是张尸虎安排在工地施工,并且让66岁老人上高处施工作业,对死者工作安排不合理,并且张尸虎未对工人进行安全教育培训,未严格监督工人佩戴.使用劳动防护用品,对事故发生负有责任。

关于询问笔录中的异议

1. 周胜强笔录中说到“我公司2017年7月3日和胡良友签署了建筑承包合同”,但是林双全在2017年8月3日提供的合同复印件上只有胡良友的签字,并没有日期和日昌盛相关人员签字,胡良友拥有的合同原件上只有胡良友签字也没有日期和日昌盛相关人员签字。所以对于周胜强所说的2017年7月3日和胡良友签订的合同不能采信,我认为周胜强是在发生事故后才在合同上签的名字和日期,此合同认为为无效合同。

2. 林双全笔录中提到“姓胡包工头又包给了别人,事故发生处的工人施工是早上5点左右就来的”,东面厂房(事故施工地)张尸虎施工工人确实是每天早上5点左右就到工地施工,但是西面厂房胡良友施工工人都是6点半左右才到工地施工的,这些厂里门卫和监控都可以证明。

3. 王习成笔录中提到“胡良友跟我们说 ,这幢房子的屋顶由我们6个人翻新,完成后给4万块人工钱,我们自己分,材料是由胡良友提供的。这个工程的钱目前还没有给过。今年我们6人也给胡良友做过一些活,他分几次给过我们一万多块现金作为生活费,其余款项一般到年底再结清”,我们是包括哪些人?胡良友又在哪里和我们说的?胡良友给的生活费是给谁的?怎么给的?“今年我们6人也给胡良友做过一些活”如果他是胡良友工人的话,不是应该一直在干活吗?这里为何说是给胡良友做过一些活?

笔录中安监局问王习成“胡良友是否要求你们干活时要带好安全帽等防护用品?”答:没有跟我们说过,我戴安全帽是因为我自己有这个习惯。这里的我们又包括哪些人?是否包括张尸虎?王习成嘴上说他是胡良友工人,他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是胡良友工人?难道口说就可以作为证据被吴江区安监局采信吗?

4. 张尸虎笔录中“时间我不大记得了,大概是一个月之前,胡良友老板打我电话,说国赵路底家具厂有个翻修屋面的活,叫我跟我的工友去干。因为我们这边这几个工友都是有老婆孩子的不住在工地上,外面租了房子住在一起,所以我就一起通知了,胡良友也不可能每个人单独打电话通知,以前有活也都是胡良友打电话给我我再去通知其他人。”这个和王习成的询问笔录“胡良友跟我们说这幢房子的屋顶由我们6个人翻新,完成后给4万人工钱,我们自己分,材料有胡良友提供的,这个工程的钱目前还没有给过。今年我们6人也给胡良友做过一些活,他分几次给过我们一万多块现金作为生活费,其余款项一般到年底再结清”是相矛盾的。而且张尸虎也提到以前有活,而不是天天和胡良友干活,为何作为一个老板的工人不是经常在工地干活呢?而且老板叫工人干活都应该是老板自己打电话给每个工人,然后安排工人进行施工。

张尸虎笔录说“8月2日早上胡良友老板跟我们说一会买了安全帽给我们送过来······”胡良友没有说过这句话,而且张尸虎等人施工,所有施工安全防护品都有自己承担,胡良友从来就没有提供过。安监局问张尸虎“胡良友是否对你及你的工友进行过安全教育培训?”答“没有的,只是口头上关照干活注意安全”王习成的笔录说没有和他说过关于施工安全的话,是因为王习成不是胡良友工人,胡良友无权对王习成等人提出要求,只会像朋友一样向张尸虎口述干活注意安全。对于王习成等人在施工时的安全事项则有叫他们来干活的张尸虎全权负责。

张尸虎在苏州市吴江区汾湖派出所的笔录中提到“胡良友是我们老板,我们是雇佣关系,我们是老乡,给他做了2、3年了,但是没有签订过劳动合同,结工资的方式是每月给生活费,年底结清”。胡良友是施工队里读书比较多点的,所以施工队里的每个人的工分记录和平时生活费的支出都会记录,每个工友也会自己记录,到年底大家一起对工分,然后分发一年的劳动成果。张尸虎只是嘴上说一起干了2、3年,那张尸虎、死者张恩全等6人的施工工分记录是否和胡良友提供的工分记录本对上?(胡良友附带提供工分记录本)

留言反馈单位反馈
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11 天 21 小时 7 分 32 秒,相关单位尚无反馈。

督办 (11)

反馈提醒:
1、机构可申请账号,自行添加回复(点此认证);
2、如需网站添加,回复单位可下载联系人认证附件,填写完毕并加盖公章传真至025-85582899,回复内容发送至邮箱voice@jspeople.com即可;
3、如有其他疑问,可拨打025-85582812咨询。
1楼 匿名网友说:

苏州吴江区政府正视诉求!!!



发表时间:2018-12-04 17:53 跟帖 返回顶部

2楼 匿名网友说: ..有钱.先吃 饭,饭,吧.我是辅警,在被公安非法关压期间是没有 饭,饭, 吃的.一顿两.白馒头.保安到菜场上去买的[它们公安派出所用的保安]一元人民币俩白馒头,,有的进去两白馒头都省了+苏州男子被带到无锡派出所后死亡. 百度一下友情提醒;到无锡来注意

发表时间:2018-12-05 16:44 跟帖 返回顶部

跟贴 网友跟贴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请您跟帖时遵守相关规定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