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江苏频道首页- 江苏要闻- 评论- 舆情- 民声- 时政- 民生- 社会- 经济- 房产- 教育- 健康- 文化- 图片
留言首页 | 江苏党政领导 | 最新发布 | 领导回复 | 追踪报道 | 留言精选 | 排行榜 党政领导

江苏各地留言版

当前位置: 人民网江苏频道 - 给领导留言 - 苏州 吴江区 - 投诉苏州吴江区黎里镇政府涉嫌违法收费
投诉苏州吴江区黎里镇政府涉嫌违法收费    发表时间:2019-08-12 14:49
陈为民给领导留言: 2010年9月25日苏州市吴江区黎里镇政府自订收费文件向在集体土地上建住房的农民收取基础设施建设配套费每户高达65000元,从2010年文件实施到2015年的五年间,约向500多户,收费超30000000多元(实际情况可能远超此数),收费后开具《江苏省非税收入一般缴款书》,收入项目为“新农村建设集居点配套费”,款项已经进入镇政府财政财户,并以不交钱不得建房为前置条件,胁迫农民签订收费协议书(协议书是政府文件的一份附件),并拿着协议书振振有词说“这是农民自愿交钱的协议行为,不是政府的行政收费行为”,依文件收费并进入政府财政账户,具有明显的行政强制属性,应属行政收费行为,行政收费全国只有中央政府和省级人民政府有权制定收费项目,并报物价部门审核,一个乡镇级地方政府哪来权力制定收费文件擅自向农民收费?向在集体土地上建住房的农民收取基础设施建设配套费是国家三令五申明确禁止的,也违反了《江苏省村镇规划建设管理条例》第二十五条“农民在集体土地上建住房免收基础设施配套费”的规定。农民不服!于2015年1月向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民告官”历来是基层法院的烫手山芋,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规定从2015年1月1日起行政案件异地管辖,吴江区的行政诉讼应到姑苏区法院起诉,但吴江法院一反常态,违反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异地管辖”的规定,非常热情地受理了农民的民告官,一审被告答辩称“元荡新农村建设点一期通过审核已经安排86户,根据吴汾开发[2010]73号文件规定每户收取基础设施建设配套费6.5万元,合计一期地块共收到559万元”,被告答辩称依73号文件收费,却不向法庭提交73号文件,原告向法庭提出,要原告提交73号文件,主审秦法官竟然不予理会,法庭也明知元荡点就有86户交了6.5万元,共559万元,(黎里镇共有六个点500多建房户),又为何不依《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九条规定通知其他交了6.5万的建房户参加诉讼?
二审苏州中院明知吴江法院违反了“行政诉讼异地管辖”的规定,为何没有主动审查?法庭上上诉人再次要求被上诉人提交73号文件,被上诉人称“73号文件没有发布没有实施”,但原告提交的3份新证据都能证明73号文件正在实施,法官称“对于73号文件有无实施将在庭后调查”,过了一段时间再问法官有无调查时?法官称“73号文件实施与否与本案无关联”,最后,一审二审法院均认为“该费用是农民根据其签订的建房协议书而交纳,是双方履行协议的履约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驳回起诉。退一步,哪怕《建房协议书》是农民自愿所签,该协议也属行政协议,也是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个“协议收费”跟目前扫黑中的套路贷何等的相似)。不服!!!向苏州市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检察院经审查后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认为“原审法院认定口口起诉的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错误,适用法律有误,判决驳回起诉不当,本案的收费协议不属于民事协议,而是行政收费协议,协议内容不平等、协议主体不平等,收取的金额不是双方协商所定,而是根据政府的规范性文件直接规定,以协议的形式收取6.5万元的基础设施配套费,其本质是扩大收费对象范围的行政收费行为,属于可诉的具体行政行为”,但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是不审,却又拿不出新的理由。之后,农民多次联名写信请求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依据法定权力再审此案,但始终无答复。
无论是文件规定还是协议规定收65000元,归根结底都是由黎里镇政府规定的,钱已进入财政局账户,“非税收入”是地方政府财政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都足以证明此收费是行政收费行为,行政收费必须依中央或省级人民政府制定的收费目录收取,目录以外的任何行政收费都是乱收费、违法收费,苏州市检察院的《再审检察建议》所称的“以协议形式收取6.5万元的基础设施建设配套费,其本质是扩大收费对象范围的行政收费行为”指的就是黎里镇政府的行政收费行为超越了《江苏省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目录》范围,超越了《目录》范围就是指未经省人民政府批准的收费行为,未经批准的行政收费行为就是滥用职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97条“滥用职权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故意逾越职权,不安或违反法律决定,处理其无权决定、处理的事项,或者违反规定处理公务,致使侵吞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遭受重大财产损失等行为”,建房农民遭受3千多万元算不算重大财产损失?河南省淅川县厚坡镇村镇发展中心主任乔阳,同样向建房农民收取配套费共计42.74万元,被该县检察院以滥用职权罪提起公诉,罪名成立,(2010)淅刑初字197号。而黎里镇政府配套费收了超过3千万元,只用一纸协议书就掩盖了“乔阳”的犯罪行为,难道吴江和苏州二级法院不是黎里镇政府涉嫌违法收费的保护伞吗?
关于黎里镇政府自行制订的收费文件,农民于2013年8月依法向苏州市吴江区法制办公室提交了《书面审查建议》,要求对黎里镇政府文件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并撒销该文件,但吴江区法制办至今六年了都无任何答复,电话崔了无数次,一位谷姓先生满嘴都是推诿(有通话录音为证),根据《江苏省规范性文件制定和备案规定》,吴江区法制办是黎里镇政府规范性文件的法定审查机构,吴江区法制办明知黎里镇政府的规范性文件违反了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也违反制定程序,也未按《江苏省规范性文件制定和备案规定》第29条之规定提请区政府及时作出中止执行该规范性文件,吴江区法制办拒不对《书面审查建议》作回复恰恰说明了黎里镇政府规范性文件存在的违法内容,难道吴江区法制办不是黎里镇政府涉嫌违违法收费的保护伞吗?
2001年《国家计委、财政部、农业部、国土资源部、建设部、国务院纠风办关于开展农民建房收费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计价格[2001]1531号规定:“省以下各级人民政府及各部门自行出台的涉及农民建房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均属于乱收费,要一律取消,收费执收单位违反规定乱收费的,一律依法查处,并将查处的违法收入如数退还农民”。2004年1月17日,《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农业部关于公布农民建房收费等有关问题的通知》财综[2004]5号规定:“农民依法利用集体土地新建翻建自用房收费包括土地证书工本费和《房屋所有权登记证书》工本费,除此以外的农民建房收费均属于乱收费”。2006年《国家发改委关于印发加强涉农价格和收费管理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服务的意见的通知》发改价格[2006]873号规定:“对农民建房除按规定收取证照工本费外,不得收取其他行政事业收费,不得在办理建房手续时强制或变相强制农民接受咨询,设计等服务并收取费用,不得制定专门针对农民的行政事业性收费,全面清理涉及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收费,防止借新农村建设之名加重农民负担”。2006年,江苏省物价局《关于印发充分发挥价格职能服务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意见的通知》苏价农[2006]248号规定:“农民自建住房除土地、房产两证工本费外,一律不得收取其它行政事业性收费,农民进入中心镇、中心村规划区内兴建自住房,免收基础设施配套费,除法律法规规定外一律不得增设专门针对农民的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2012年4月17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减轻农民负担工作的意见》国办发[2012]22号规定:“对依法利用农村集体土地新建翻建自用住房的农民,除收取土地和房屋权属证书工本费外严禁收取其他费用,对违反政策规定,加重农民负担或影响强农惠农富农政策落实的相关责任人员要依照有关规定予以严肃处理”。2012年2月10日,国家发改委《关于开展全国涉农价格与收费专项检查的通知》发改价监[2012]310号规定:“重点查处利用农村电网,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强制摊派,强迫农民签订自愿接受服务协议并强制收费,重点检查对农民建房收取除证照工本费外加收其他费用,并想强制农民接受咨询,对发现违规收费要以退回农民为主,切实减轻农民负担,对检查中发现的严重侵害农民利益的乱收费案件,要及时移交纪检监察机关问责查办,对屡查屡犯的单位,性质严重的违规收费问题要公开曝光”。2013年2月16日,国家发改委《关于开展全国涉农价格和收费专项检查的通知》发改价监[2013]242号规定:“要求各地物价部门重点检查行政机关事业单位在履行行政职能过程中将作为行政审批,行政许可的前置条件,变相强制收费,或转移收费主体到行业协会、村委会等乱收费,对发现违规收费要以退还农民为主,对检查中发现的严重侵害农民利益的乱收费案件要及时移交纪检监察部门处理相关责任人”。
查处乱收费是物价局的法定责任,国家、省、市有关部门多次发文要求物价部门严查针对农民建房的乱收费行为,于是农民分别于2015年3月24日、2015年8月10日、2015年9月28日、2017年1月9日和2017年11月16日五次向苏州市吴江区物价局举报、投诉黎里镇政府的乱收费行为,但吴江物价局始终以“该费用的交纳是双方履行协议的履约行为,并不属于我机关的价格举报受理范围”为由拒绝调查处理。而这种收费协议本身就是国家发改委要求各地物价局重点检查的内容之一,难道吴江区物价局不是黎里镇政府涉嫌违法收费的保护伞吗?
2017年7月26日,农民向国务院第七督查组设在南京的电话025-83396764反映三件事,其一就是黎里镇政府向建房农民乱收配套费3000余万元,事实清楚证据链完整,话务员明确告知农明电话保持畅通,会有人联系的,但至今已经二年仍未有人联系,是督查组忽悠农民?还是移交地方被当了下酒菜了?
2017年11月22日,向苏州市委第一巡查组(电话0512-63135080)和设在汾湖高新区(黎里镇)的征求意见箱同时反映了三件事,其一便是黎里镇政府的乱收配套费行为,至今无消息。
几年来农民向区、市、省和国家信访局都反映过,但都如泥牛入海有去无回。向区、市、省纪委监委反映也无结果。向区、市、省主要领导写信反映无结果。根据《信访条例》属地管理的原则,那怕农民反映的事毫无事实依据,地方有关部门也应在规定的时间内进行回复,不回复是因为难以回复,也表明事实存在。
法院不审、物价不查、监委不管、督查不灵,背后究竟谁是黎里镇政府涉嫌违法收费的保护伞?
上述内容都有完整证据链,无半字虚假,
当事人陈为民15862696865对此文负法律责任。 2019年8月5日
留言反馈单位反馈
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67 天 1 小时 58 分 20 秒,相关单位尚无反馈。

督办 (28)

反馈提醒:
1、机构可申请账号,自行添加回复(点此认证);
2、如需网站添加,回复单位可下载联系人认证附件,填写完毕并加盖公章传真至025-85582899,回复内容发送至邮箱voice@jspeople.com即可;
3、如有其他疑问,可拨打025-85582812咨询。
跟贴 网友跟贴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请您跟帖时遵守相关规定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