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  注册

|  网站地图
人民网首页
共产党新闻 要闻 时政 法治| 国际 军事| 台港澳 教育| 社会 图片 观点 地方| 财经 汽车 房产| 体育 娱乐 文化 传媒| 电视 社区 政务通 博客 访谈| 游戏 彩信 动漫 RSS
江苏网站导航
人民舆情图说中国人民电视强国论坛

淮安涟水法院凌亚明阻止人民陪审员接受当事人监督

作者:chenyikou  发布时间:2017-12-01 22:18  类别:法治  区域:淮安涟水
投诉报料:
涟水法院凌亚明阻止人民陪审员接受当事人监督

笔者的工作单位与淮安市涟水祥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及南通市江海公路工程有限公司发生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号(2017)苏0826民初4334号。该案于2017年12月1日下午3时第三次在淮安市涟水县人民法院第十法庭开庭审理。在开庭前,我看到旁听席上一个女士在浏览手机信息,我对凌亚明说:“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涟水本地人进入审判场所是可以带进手机的,象我来自外市盐城,进入时就不准带入手机。”江海公司代理人张兵说:“不是你说的那样,她是人民陪审员。”我说:“那对不起,我误解了,我不知道她是人民陪审员。”
进入庭审程序,我对江苏捍华律师事务所张兵律师代理江海公司(简称)的资格提出异议后,明确对于审判席的两名陪审员是不是殷向阳及严军感觉怀疑。我对审判长凌亚明法官说:“我不是怀疑殷向阳及严军这两个人不是人民陪审员,我查询过涟水县人民法院的陪审员名单,确实有殷向阳及严军这两个人。我怀疑你左右两侧所坐的到底是不是殷向阳及严军?我希望两位陪审员能出示一下身份证,便于我决定是否申请他们回避。”
坐在凌亚明左侧的女性非常和蔼,她说:“你要看身份证,我给你看一下。”凌亚明立即伸出左手臂阻止:“身份证不要给他,人民陪审员身份由法院负责审查,当事人无权提出查看身份证的请求。你如果是申请人民陪审员回避,可以直接提出。”我说:“那位女士能自愿接受当事人对其身份的监督,乐意出示身份证,尽管因意志之外的原因被阻止,仍令我非常钦佩。人民陪审员在法院选任前的公示环节,应当向社会主动公开其姓名及身份证号码、工作单位等信息,我对民事案件的合议庭成员中的两名人民陪审员身份产生怀疑,要求核实其身份信息,这要求并不过分。”
凌亚明呛起来:“那你如果怀疑我不是凌亚明,是不是我也要将身份证给你看?”我说:“不存在如果,我知道你叫凌亚明,我也没有向你提出查看身份证信息的要求。人民陪审员制度设立的目的,就是监督司法的公正性;因此人民陪审员更应自觉接受当事人的监督。如果人民陪审员本身以为坐在审判席上就容不得当事人质疑,那么,他就会认为合议制中没有人民陪审员,当事人也不得对法官提出质疑。我怀疑人民陪审员与本案当事人有利害关系,你右侧的男性是否严军?”
15121377401286481_550_550.jpg
坐在凌亚明右侧的一个估计五十多岁的男性也作势要掏身份证,凌亚明再一次阻止。他说:“本庭告诉你不需要你核实,你有无证据证明你的陈述。我说:“合议庭询问我是否申请合议庭成员回避,当然包含了是否申请你身边的两位同志回避。你在2017年11月13日及2017年12月1日的开庭笔录中均记载另两名合议庭成员是殷向阳及严军。所以你的提问包含了原告是否申请严军回避的诉讼权利告知。我作为原告代理人在作出是否申请严军回避的决策时,其前提是我确认坐在审判席上某人叫严军。如果此人不叫严军,或者此严军与人民陪审员严军不是同一个人,你作为审判长反问我是否申请严军回避,岂非让我为难?至于我怀疑某人民陪审员与本案有关当事人之间有利害关系的证据,我需要核实其身份信息后补强证据或排除怀疑。如果了解相关身份信息后,认为有申请回避的必要,那时我才会提供证据佐证。”
凌亚明认为我是无理纠缠。我遂道:“凌法官阻止人民陪审员在诉讼程序中自觉接受原告监督,原告现申请审判长凌亚明在本案中回避。”凌亚明瞪大了眼睛,问:“理由是什么?”我硬朗地答道:“原告申请法官凌亚明及书记员刘欣杰回避,在2017年11月13日庭审中,凌亚明、刘欣杰明知张兵律师没有为江海公司的代理资格,却……”
凌亚明急了,说:“今天的开庭到此为止,请原告庭后书面提交回避申请。”我应道:“是你刚才询问我理由是什么的,请允许我摄像头下陈述完毕你应当回避的有关事实及理由。”凌亚明打断我,紧急宣布:“原告提供书面意见(敲法槌),现在休庭。”凌亚明法官来到我身边,说:“你这不是现成的回避申请?”我说:“我的打算就是当庭陈述回避申请的有关事实和理由,这是我的讲话稿。既然你坚持休庭,那么我只得将该版本的回避申请书面向你提交。”
我对凌亚明说:“2017年11月13日第二次开庭,从开庭笔录上我知道两个人民陪审员,姓名分别是严军和殷向阳,我开始以为这两个人是你院开庭前书面告知的合议庭中的成员。庭后,我发现(2017)苏0826民初4334号案件书面通知原告的合议庭成员是凌亚明、杨海霞及谷虎。我印象里11月13日开庭时坐在凌法官右侧的男子是圆脸,所以,我要核实这个被称为严军的人到底是不是严军,以及是不是人民陪审员名单中的严军。”
凌亚明解释:“开庭前通知当事人的合议庭成员名单不算的,开庭时另行组成搭配。”我不由得诧异了,心想:“既然开庭前通知的合议庭名单是不作数的人选信息,为什么审判长不把自己换掉,而认为人民陪审员可以换掉呢?”凌亚明说:“陪审员由法院负责查明,你凭什么不相信法院?”我反驳道:“在上次庭审中,在张兵律师未提供江海公司的任何委托手续的情况下,你竟然查明他有代理资格,还询问我对其代理资格是否有异议。就凭这个,你拿什么让我相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陪审员管理办法(试行)》第十九条规定:“基层人民法院应当为人民陪审员颁发《人民陪审员工作证》因此,人民陪审员在履行过程中有义务提供《人民陪审员工作证》表明身份,接受当事人监督。本案中,坐在凌亚明两侧的人民陪审员都不介意出示身份证供原告核实,出示身份证与出示《人民陪审员工作证》是相同的效果。凌亚明阻止人民陪审员在履行职责时自觉接受当事人监督、回应当事人质疑,其做法明显不当。

二O一七年十二月一日
呼声反馈 单位反馈
关于网友在人民网上发帖反映涟水县人民法院审判员凌亚明同志阻止人民陪审员接受当事人监督的情况,作出如下说明:人民陪审员,是指在法院审判工作中,担任法官一样的职责,负责对案件的案情的了解和处理公民。人民陪审员是代表人民群众在人民法院参加合议庭审判活动的人员,是人民群众参加管理,行使审判权,对审判工作进行监督的重要体现。一、在第一次组成合议庭审理此案时,告知了当事人合议庭组成人员,双方当事人均为提出异议。在第二次开庭时沈海龙对人民陪审员身份提出质疑,当庭告知沈海龙人民陪审员身份不是由当事人审查的范围,如果当事人有证据证明合议庭组成人员与案件审理有利害关系的可以提出回避。;二、为保证案件的公平审理,涟水县人民法院合议庭的组成人员是由立案庭负责随机抽取的,沈海龙反映的(2017)苏0826民初4334号民事裁定书上的两名人民陪审员杨海霞、谷虎是案件转为普通程序审理时组成的,是2017年度新的陪审员任命时间之前的,涟水县人民代表委员会重新任命了陪审员,后来的陪审员殷向阳、严军是立案庭随机抽取的,所以不存在说是我院审判员凌亚明同志自己换掉人民陪审员的情况,两次开庭的人民陪审员是一致的;三、关于沈海龙提到的人民陪审员的工作证的问题,因为人民陪审员是新任命的,工作证正在办理过程中。

反馈单位:涟水县人民法院
反馈时间:2017年12月14日

反馈提醒:
1、机构可申请账号,自行添加回复(点此认证);
2、如需网站添加,回复单位可下载联系人认证附件,填写完毕并加盖公章传真至025-85582899,回复内容发送至邮箱voice@jspeople.com即可;
3、如有其他疑问,可拨打025-85582812咨询。
1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7-12-14 10:21
回复内容:关于网友“chenyikou”在人民网上发帖反映涟水县人民法院审判员凌亚明同志阻止人民陪审员接受当事人监督的情况,作出如下说明:人民陪审员,是指在法院审判工作中,担任法官一样的职责,负责对案件的案情的了解和处理公民。人民陪审员是代表人民群众在人民法院参加合议庭审判活动的人员,是人民群众参加管理,行使审判权,对审判工作进行监督的重要体现。一、在第一次组成合议庭审理此案时,告知了当事人合议庭组成人员,双方当事人均为提出异议。在第二次开庭时沈海龙对人民陪审员身份提出质疑,当庭告知沈海龙人民陪审员身份不是由当事人审查的范围,如果当事人有证据证明合议庭组成人员与案件审理有利害关系的可以提出回避。;二、为保证案件的公平审理,涟水县人民法院合议庭的组成人员是由立案庭负责随机抽取的,沈海龙反映的(2017)苏0826民初4334号民事裁定书上的两名人民陪审员杨海霞、谷虎是案件转为普通程序审理时组成的,是2017年度新的陪审员任命时间之前的,涟水县人民代表委员会重新任命了陪审员,后来的陪审员殷向阳、严军是立案庭随机抽取的,所以不存在说是我院审判员凌亚明同志自己换掉人民陪审员的情况,两次开庭的人民陪审员是一致的;三、关于沈海龙提到的人民陪审员的工作证的问题,因为人民陪审员是新任命的,工作证正在办理过程中。
2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7-12-16 19:17
回复内容:15134229049533111_550_550.jpg涟水法院跟贴说第一次开庭时双方当事人均“为”提出异议,而非均未提出异议。一字之差,谬之千里。代表院方回复,一定要选择文字功底好的人员。
3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7-12-16 19:22
回复内容: 涟水县人民法院官方回复:“当庭告知沈海龙人民陪审员身份不是由当事人审查的范围”,同时又说该案的人民陪审员均没有工作证,工作证尚未办理。那么,当事人完全有理由怀疑所谓的人民陪审员不具有人民陪审员资格。人民陪审员应当持证上岗。退一步讲,在当事人怀疑除承办法官外的两个人不具有人民陪审员资格时,人民陪审员最低限度应当提供人大常委会聘任其为人民陪审员的证件。如果既无选任文件出示,更无工作证出示,涟水县人民法院就是剥夺了当事人对于其资格的质疑,那么当事人申请回避制度在涟水县人民法院就成了一句空话。
4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7-12-16 19:30
回复内容:涟水县人民法院解释:“如果当事人有证据证明合议庭组成人员与案件审理有利害关系的可以提出回避”。这句话与本文主旨没有关系。合议庭组成人员与案件审理有利害关系可以申请回避,在适用时存在一个前提条件,即合议庭成员确凿是由法官及人民陪审员组成,法官的工作关系当事人是容易查明的,如果涟水县人民法院当庭不能证明所称的人民陪审员是该院的人民陪审员,则此人在当事人看来就完全有可能是法官的亲属或者随便拉的一个普通群众来凑数。
5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7-12-16 19:51
回复内容:

对于涟水县人民法院的答复——沈海龙反映的(2017)苏0826民初4334号民事裁定书上的两名人民陪审员杨海霞、谷虎是案件转为普通程序审理时组成的,是2017年度新的陪审员任命时间之前的,涟水县人民代表委员会重新任命了陪审员,后来的陪审员殷向阳、严军是立案庭随机抽取的,所以不存在说是我院审判员凌亚明同志自己换掉人民陪审员的情况——前述内容中可以看出涟水县人民法院主张杨海霞、谷虎是2017年新任陪审员之前的上一任陪审员,而严军等二人是2017年新任的人民陪审员,工作证暂时没有办理。证据胜于雄辩,201412日涟水县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通过的人民陪审员名单中有严军与殷向阳二人,恰恰没有谷虎与杨海霞,这说明,一者严军殷向阳不是2017年新任的人民陪审员,二者严军殷向阳早在2014年就是人民陪审员,却以新任尚未来得及办理人民陪审员工作证作为向人民网答复的理由,实难让人信服。因此,当事人对于拿不出工作证的庭上入座的所谓人民陪审员,质疑其不是人民陪审员,属于绝对正当的理由。

倡导司法为民,却连当事人连台上所坐的到底是不是人民陪审员都没有权利质疑,都没有权利核实其人民陪审员资格。申请回避的对象依法属于审判人员即具有审判资格的人员,因此,当事人相信其为人民陪审员是申请回避权利行使的前提。

6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7-12-16 19:52
回复内容:15134251153395541_550_550.jpg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