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  注册

淮安洪泽草泽河征地补偿款拖欠两年,至今没发

作者:毛毛  发布时间:2018-09-10 15:07  类别:法治  区域:淮安洪泽
投诉报料: 淮安洪泽区应草泽河整治工程需要,东双沟邵庄、张庄、青云居委会等村居征地已快两年了,老百姓至今没拿到征地补偿款,请省委娄书记在百忙之中给予关照。
呼声反馈 单位反馈
洪泽区东双沟镇回复:网友,您好!由于我们工作不到位,给您的生活造成了困扰,我们感到非常抱歉。因本次拆迁范围较广,涉及村居群众较多,部分村居目前仍在处理相关补偿事宜。收到您的诉求后,我镇第一时间向区政府提交补偿款申请,目前正在走相关的发放流程,预计到本月20号左右可以兑现。今后我们将进一步改进工作方法,为群众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单位:淮安市洪泽区“阳光洪泽”管理服务中心
反馈时间:2018年09月17日

反馈提醒:
1、机构可申请账号,自行添加回复(点此认证);
2、如需网站添加,回复单位可下载联系人认证附件,填写完毕并加盖公章传真至025-85582899,回复内容发送至邮箱voice@jspeople.com即可;
3、如有其他疑问,可拨打025-85582812咨询。
1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8-09-13 15:11
回复内容:

作者:殷辉 发布时间:2018-05-04 10:47 类别:法治 区域:泰州泰兴

投诉报料:
江苏泰兴征地

阴阳协议书坑害老百姓

尊敬的领导: 您们好!

近11年前的2007年麦收时节,泰兴市市政工程三环路(现镇海路)征用我们村5、6、11、12四个生产小组47户承包耕地77.7002亩。11年来,这些失地农户和农民,无一人拿到一分钱征地补偿款安置费、无一人依法按规办得到失地保障。

时至2017年10月中旬,在济川街道党工委王建武书记两个多月的努力下,失地农民殷煌、严改庆才从泰兴国土分局刘荣华局长处看到(不准复制仅让手机拍照)的5份征地协议书(以下简称阳协议书)。

2018年2月26日,在泰兴、泰州国土局为此进行调查核实前,泰兴市交通局信息公开了相应的5份征地协议书(以下简称阴协议书)。至此,阴阳征地协议书浮出水面,真相大白。相关呼声反馈、信访回复也不攻自破。

一、阴阳协议书 黑手操控

阴阳协议书格式一致:甲方、乙方、见证方均是泰兴市交通局、南殷村和4个生产小组、泰兴镇人民政府,代表人均是张继根、殷正国、马志刚;签订日期均是2007年8月29日。

阴阳协议书数字不一:1、阴协议书上的乙方名称和数字均是手写而填,而阳协议书上的数字均是打印而成;2、5份阴协议书征地数分别是18.4548亩、18.1013亩、9.5381亩、29.4321亩、2.1739亩,而5份阳协议分别为16.695亩、19.46亩、7.663亩、23.676亩、10.2062亩,即4个生产小组少去的8.0323亩被村克扣截留;3、同样4个生产小组征地补偿费少去的69.2082万元也被村克扣截留;4、阴协议书须安置的257人成了阳协议书的238人,少去的19人名额和被村克扣截留去的25人名额共44人名额,并已全部被用于骗保骗补的名额(详见对照表)。

阴阳协书充分说明:黑手伸向了4个生产小组的征地补偿安置费和安置保障名额、克扣了69.2082万元和44个名额,严重侵害了4个生产小组尤其是失地农民的权益。

二、坑害老百姓 有持无恐

令人十分气愤和无奈的是:不管是阴协议书也好,阳协书也罢,绝对不能让农民失地失保障,雪上再加霜。

1、有法不依、有章不循。470.3628万元协议补偿款,是257位失地农民的养命钱保命款,依法按政策应将(14000元/亩)80%的土地补偿和13000元/人的安置补偿款在规定的时间内发给或用于失地农民办理失地保障。可“村委会于2007年8月召开了村民代表会议并形成决议,补偿款及安置费由村统一管理,对被征地的农户,村统一采取土地流转的方式,每年发放土地流转费1400元/亩,至今仍采取以上办法管理土地补偿款及发放土地流转费”。显然,除10多万青苗补偿费外,其余460万元一直被非法截留挪用至今,并且去向成迷。

村党委副书记在村民殷辉的要求下于2017年提供的这份“泰兴镇南殷村委会决议”,到底有没有经过村民代表讨论决定?是否有效?中共党员、村民代表黄秀英告诉我们,她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份协议,更不要说开会了;5组村民代表殷勇也告诉我们,他没有参加过这样的会议,等等。由此,这份所谓的决议又成了村委会造假的铁证,更有意思的是,时任村民代表是50人,决议上所谓的签名33人,超三分之二32人还多1人,恰好“生效”,可代表签名中的王名宏、张亚红竟然不村民代表,显然是滥竽充数,造假假决议。即是该决议不存在上述问题,也是不合法不具法力效力的。

2、强取豪夺,法理不容。市政工程征用去的土地再由村委会作为流转地、租赁地,于法无据;全村人均耕地0.4亩左右,土地流转费每年仅有(1400元/亩×0.4)560元,而办理保险后即使是按每月300元计,全年就可拿到3600元,相差3040元,这样零头都拿不到,于理不顺;时至今日,关于此次失地保障的办理仍按市政[2006]150号文件执行,而一纸所谓的、不知真假的“决议”岂能大于国家法律、高于市府文件而直接侵害失地农民的权益,且当时就有10户未同意签订协议,有的至今也未拿过所谓的土地流转费或租赁费,所以,于情不合。

3、骗保骗补,违法乱纪。由于暗箱操作,据不完全统计,近11年来,依法依规应予办理失地保障的257位失地农民,仅有4人自费办保,其余253人均未办理失地保障。

真正失地的农民无保障,而未失地的人却坐享其成,先后已有44人办得并拿到了失地保障金,其中有3人竟然不是本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仅此,骗得失地保障金200万元左右(暂按人均每年5000元计算),44人骗得政府财政补贴39.6万元(暂按每人9000元计算)。

这样的违法乱纪、骗保骗补竟无人查处!被庇护至今。

三、失地又失保 谈何幸福

长达11年,250多位农民失地又失保,不管什么样的原因都不应该,相关部门和官员都难辞其咎;不管有什么样的阻碍和困难,都应为250多位农民补办补发失地保障。

据不完全统计,77.7002亩征地仅涉及47户农户,其中有10户为线性用户(已自费办保2人),其余37户当年实有165人,这165人中,四个年龄段的人员分别是27人、103人、9人和26人,按泰政发[2006]150号文件办理保障,257人协议安置人数与人地对应人数整整多出90多人,且政府部门还发给相应年龄段人员的生活补助费和培训期生活补助费,岂不皆大欢喜。

有法可依、有章可循,能让老百姓有获得感、幸福感的好事竟无人问津、无官用权。250多位应保尽保农民已长达11年失保,权益被严重侵害,影响极其恶劣。恰恰相反的是:六年来,南殷村竟无村委会,由“泰隆党”一手操控,而相关部门和官员不是滥权不作为,就是非法乱作为甚至胡作非为。“通稿”式的呼声反馈、答非所问的信访回复、无动于衷的“微笑服务”,无一不在瞒上欺下、愚弄百姓……。

据实呼吁,敬请关注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