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  注册

反映邳州市园林局与项目经理人合谋侵吞工程款

作者:朱希金  发布时间:2019-02-11 19:49  类别:贪腐  区域:徐州邳州
投诉报料:

尊敬的领导: 举报人: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 住所地:徐州市翟山农贸市场综合楼102室 法定代表人:朱希金 联系电话18010928088

2015年2月16日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承接邳州市园林局桃花岛供电工程项目,并签订了《邳州市园林局桃花岛公园10kV供电工程》的合同,一诺公司授权刘宗理作为我司项目经理处理工程事宜,项目经理人刘宗理与公司监事刘晔达成口头协议:以一年六万(实际支付其12万)为一诺公司驻桃花岛工程项目经理的薪资。自我公司承接该项目到工程验收完工到投入使用,都得到了监理单位和园林局的一致肯定。

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系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与邳州市园林局签订,公司在2018年8月起接到举报,刘宗理系邳州市人民法院多起未履行的失信人员,并同时交往五六个单身女性进行诈骗,为此,公司多次发函至邳州园林局,解除刘宗理在此工程上的一切授权,并多次请求园林局出据对帐公函,均无人理会。2019年元月,从邳州市园林局就此工程的资金明细显示,邳州市园林局从2016年起已经开始越过合同相对人(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直接向他人(项目经理人刘宗理及其妹妹刘宗艳以及一个叫刘宗礼)的银行私人帐户先后支付工程款91万元,更为蹊跷的是园林局审计科多次给本人打电话,让本人带好公章,前往邳州园林局配合审计局的审计,公司于2018年9月间多次发函致园林局,申明解除刘宗理的在此项目的所有授权的必要性,而最后审计报告下来了,园林局却将审计报告交由了刘宗理,种种迹象表明,园林局冯宪飞及李辉等人,置《公司法》《合同法》《银行结算办法》等法律法规于不顾,以期同项目经理人合谋侵吞本公司签署、投资、管理的工程。 尊敬的领导,为伸张正义,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现特向纪检监察机关以及检察机关实名举报,请求查察邳州市园林局相关领导违规违法行为。

彻查这种种违规违法背后的贪腐。 附1:刘宗理的授权书复印件,2.刘宗理手写的关于给相关领导送礼的材料。3.项目经理人刘宗理向公司监事刘晔汇报向邳州市园林局长和李辉副局长行贿的录音。4.合同。5.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公户明细.6.园林局出据此工程的资金明细。 此致 举报人: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 2018年1月23日

1549885746_152734.jpg

呼声反馈 单位反馈
关于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反映问题的情况说明 举报人所反映的工程建设及工程款的问题已经由邳州市人民法院立案受理,案件编号:(2018)苏0382民初9689号。该案已于2019年1月15日9时在邳州市人民法院第七法庭开庭审理,目前该案尚未审结。在该案中,原告刘宗理诉称其挂靠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承包工程,工程由刘宗理本人实际组织施工,工程款应给付刘宗理。 根据2015年1月20日,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给我局出具的授权委托书,该委托书中载明:“授权刘宗理为我公司代理人,以公司的名义负责邳州市桃花岛提档升级10KV配电工程的项目投标,授权委托人所签署的一切文件和处理与之有关的一切事务,我公司均予以承认。”另工程审计期间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向我局提供终止对刘宗理的授权委托,并要求其负责进行工程审计对接,对此我局根据举报人的要求作出相应调整。审计结束后,由于刘宗理提起诉讼,我局仅将审计结果提供给邳州市人民法院,并非举报人所称的将审计报告给予刘宗理,故我局此前处理涉案工程相关事宜并无不当。 同时在案件审理中,我局已将涉案工程相关材料提交法庭审查,因此我局将根据人民法院的判决结果作相应处理:如法院判决工程款应给付实际施工人刘宗理,我局将根据判决将剩余工程款给付刘宗理;如法院判决工程款应给付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我局将根据判决将剩余工程款给付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并负责追回刘宗理已领取的工程款项。 鉴于举报人反映的问题已经司法程序处理,各方均应按人民法院生效判决履行相应职责。在法院审理期间,举报人不应当发布不实信息干扰司法程序。 关于举报人反映的其它问题,应当提供相应的证据交由有关部门核查依法处理。 邳州市园林局 2019年2月11日

反馈单位:邳州市园林局
反馈时间:2019年02月12日

反馈提醒:
1、机构可申请账号,自行添加回复(点此认证);
2、如需网站添加,回复单位可下载联系人认证附件,填写完毕并加盖公章传真至025-85582899,回复内容发送至邮箱voice@jspeople.com即可;
3、如有其他疑问,可拨打025-85582812咨询。
1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9-02-12 08:29
回复内容:

关于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反映问题的情况说明

举报人所反映的工程建设及工程款的问题已经由邳州市人民法院立案受理,案件编号:(2018)苏0382民初9689号。该案已于20191159时在邳州市人民法院第七法庭开庭审理,目前该案尚未审结。在该案中,原告刘宗理诉称其挂靠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承包工程,工程由刘宗理本人实际组织施工,工程款应给付刘宗理。

根据2015120日,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给我局出具的授权委托书,该委托书中载明:“授权刘宗理为我公司代理人,以公司的名义负责邳州市桃花岛提档升级10KV配电工程的项目投标,授权委托人所签署的一切文件和处理与之有关的一切事务,我公司均予以承认。”另工程审计期间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向我局提供终止对刘宗理的授权委托,并要求其负责进行工程审计对接,对此我局根据举报人的要求作出相应调整。审计结束后,由于刘宗理提起诉讼,我局仅将审计结果提供给邳州市人民法院,并非举报人所称的将审计报告给予刘宗理,故我局此前处理涉案工程相关事宜并无不当。

同时在案件审理中,我局已将涉案工程相关材料提交法庭审查,因此我局将根据人民法院的判决结果作相应处理:如法院判决工程款应给付实际施工人刘宗理,我局将根据判决将剩余工程款给付刘宗理;如法院判决工程款应给付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我局将根据判决将剩余工程款给付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并负责追回刘宗理已领取的工程款项。

鉴于举报人反映的问题已经司法程序处理,各方均应按人民法院生效判决履行相应职责。在法院审理期间,举报人不应当发布不实信息干扰司法程序。

关于举报人反映的其它问题,应当提供相应的证据交由有关部门核查依法处理。

邳州市园林局

2019211

2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9-02-12 11:13
回复内容:合同上面没有约定指定工程款进账公户吗?如工程款支付给个人,发票如何提供
3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9-02-12 11:13
回复内容:合同上面没有约定指定工程款进账公户吗?如工程款支付给个人,发票如何提供
4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9-02-16 08:28
回复内容:徐州一诺矿山设备有限公司首先相信法律的公正,更会尊重最终的法院判决,工程从最开始,公司监事刘晔就多次去贵局面见局长冯宪飞,郭副局长等领导以及监理公司张开龙,就此工程事项在贵局与各领导多次见面沟通商谈,并且贵局曾多次通过电子邮件及电话商谈,我司均有录音和保存,刘宗理仅仅只是我公司一个现场管理人员,在2015年3月15日,贵局曾通过吴传军扣押我公司行政章和合同章,我司项目总负责人刘晔也前往贵局现场与李辉副局长接洽,后期通过调查吴传军仅仅是公安局内部的内保,并无执法权,本公司已报警备案。既然贵局认定刘宗理只是公司员工,只是代理公司行使权限。认定只是内部纠纷,就应该将终审报告交给我公司,在工程款支付上,贵局更应该给出解释并出俱给款的原始凭证,公款何以能打入私人帐户,又因何在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打入私人帐户?贵局说因授权书才将款打给刘宗理,先不说此种打款方式是否合法,敢问贵局在查验授权书时没有查看有效期吗?贵局的代理律师在庭审中倾向性的表演,甚至终审报告都能给原告复印,敢问这是否是贵局授意?即便贵局是依据授权给刘宗理打款的,那么你们提供的付款明细中还有打给刘宗艳的钱 还有打给刘宗礼 的钱,这两个人与这个工程什么关系?难道贵局也有我公司给刘宗艳和刘宗礼的授权吗,如果有授权请你们把所有授权书在法庭上一并提供,邳州园林局作为政府机关,我们相信是依法办事的,但是该工程目前所呈现出的众多疑点,以及公司掌握的项目经理刘宗理给领导的行贿录音。不得不令我们怀疑其中是否有什么猫腻。吴传军作为一个内保警察受谁指使传唤我公司刘晔并对刘晔进行询问?又是什么目的扣留公司公章几个月了长达三个月之久?询问笔录保存在何处?刘宗艳又是何人?刘宗理与刘宗礼又是什么关系?公司在法庭没有进行诉讼,之前就多次出具公函,要求对照为何贵局迟迟不予理会?贵局在此网显示的授权内容仅仅是公司当时出具的投标授权书内容。请问贵局为何要断章取义,并诬蔑公司干扰司法公正?
5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9-02-16 08:29
回复内容:法院提起诉讼,这是民事案件,但事情越来越明朗化,涉及到很多刑事案件。难道贵局想以此来掩盖刑罚吗?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