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  注册

我要发布+

泰州姜堰:这两起虚假诉讼案至今迟迟不办

作者:姜堰顾蓉  发布时间:2019-03-13 15:45  区域:泰州姜堰
投诉报料:

尊敬的泰州市公安局督查支队领导你们好!

我是姜堰顾蓉(身份证号:321028197308260225)2011年1月,我和李松离婚。2011年9月,袁曙东、沈伟、李松三人恶意串通两虚假诉讼案,现泰州市海陵刑大对案件侦查结束(立案告知单:海公(刑)立告字【2018】515号)(泰海检刑不二立审【2018】8号)

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第三百零七条之一)对虚假诉讼罪罪状的规定为,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妨害司法秩序或者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构成虚假诉讼罪。2018年9月26日,虚假诉讼入刑司法解释明确,刑法规定的“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是指捏造民事法律关系,虚构民事纠纷,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行为。根据司法解释,袁曙案是完全型虚假诉讼,沈伟案也是如此。

袁曙东虚假诉讼案:

一、袁曙东起诉李松的整个诉讼过程中所陈述的借款事实是否虚构,是判断袁曙东案构成虚假诉讼罪的办案标准

袁曙东案因唯一证据还款计划落款时间伪造成顾蓉和李松离婚前,袁曙东起诉李松后,两人虚假调解,捏造顾蓉和李松婚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债务。后顾蓉提起执行异议之诉。海陵法院两次审理认为:本案焦点姜堰区人民法院(2012)泰姜民初字第0017号民事调解书确认的债务是否属于顾蓉和李松的夫妻共同债务。本案不仅无任何资金往来帐,且因该调解协议所涉款项的组成、交付时间等具体细节两被告在多次庭审过程中均不一致。还款计划时间,李松认为是2011年形成,袁曙东认为是2010年形成。海陵法院综合判断还款计划形成于2011年,两次判顾蓉胜诉。泰州中院2017)苏12民终1910民事判决书之所以判顾蓉败诉,是因为顾蓉无法证明还款计划是在她和李松离婚后形成。而这张还款计划是袁曙东起诉李松唯一证据,承担袁曙东和李松借款合意及收到款项作用。如果还款计划落款时间不伪造,顾蓉就会胜诉。现有证据充分证明还款计划落款时间是伪造的。仅凭一张伪造的还款计划来支撑的顾蓉和李松婚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债务的民事法律关系肯定是捏造的。后姜堰法院对顾蓉追加执行,顾蓉不服,提起执行异议之诉,虚构了执行异议之诉的民事纠纷。本案捏造民事法律关系、虚构民事纠纷同时存在,根据2018年9月26日的虚假诉讼入刑司法解释,袁曙案是完全型虚假诉讼。

二、现有证据充分证明袁曙东案是完全型虚假诉讼。

1、恶意串通:2011年9月25日和2011年9月2日录音、2012年姜堰检察院提审李松笔录均证明三人恶意串通。

2、书证伪造:根据海陵法院调查、海陵公安侦查及还款计划草稿鉴定报告,还款计划正本形成于2011年2月之后,是伪造的。

3、虚假陈述:李松和我离婚前因经营服装店及购买门面房向他们借款。袁曙东在历次庭审中不断变换借款事实,称借钱都是现金,无法提供打款材料。本案无任何资金往来帐。

2012年7月9日,姜堰检察院提审李松,两案当事人李松详细交代犯罪事实,称与袁曙东之间真实借贷形成于离婚后,因虚开发票产生。在历次庭审中,李松均承认是虚假诉讼。

因本案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根据2018年9月26日虚假诉讼入刑司法解释,已构成虚假诉讼罪。

三、袁曙东起诉李松的诉讼事实虚构性,是判断袁曙东是否构成虚假诉讼罪的办案标准,并不取决于他们之间是否有借贷关系。袁曙东与李松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双方各执一词,尚处于不确定状态,但与他们虚构顾蓉和李松离婚前夫妻共同债务属不同的民事法律关系,并无必然因果关系,不足以使他们虚构的夫妻共同债务行为合法化正当化。

袁曙东案只要有证据证明他们虚假诉讼事实的存在,就不能以袁曙东和李松之间的借贷事实是否清楚,来抗辩他们之间恶意串通、虚构本案借款事实的行为。

1、袁曙东和李松之间有无借贷,借贷事实是否清楚,均不影响他们伪造假的还款计划对顾蓉搞虚假诉讼。泰州中院2017)苏12民终1910民事判决书审理顾蓉执行异议之诉时,也是审理还款计划是否伪造,并未对袁曙东和李松之间借贷事实去进行认定。

2、李松仅在2016年询问笔录及2017年开庭笔录提及:还款计划52万中有4.5万是离婚前拿的。海陵公安分局就对4.5万进行侦查,认为只要存在4.5万的往来帐,就可确认本案是部分虚假诉讼,这是不能成立的。

3、首先,从2012年至2018年历次庭审中袁曙东未承认李松离婚前有4.5万的债务,本案无任何证据证明4.5万债务的客观存在。

其次,李松提及的两次,也未说用于家庭生活,法院也没有认定该债务的成立。

第三、李松所说的4.5万元并没有借条,还款计划又被确认是伪证,顾蓉在夫妻存续期间并没有与李松共同向袁曙东借款4.5万,李松离婚前与袁曙东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和民事纠纷并不存在。

3、判断是否是完全型虚假诉讼应从袁曙东的在整个诉讼过程中所陈述的借款事实来判断,应对从其提供的借款凭证的真伪来判断,而不应当凭其共犯李松的单方陈述来判断。袁曙东提供的唯一证据还款计划是伪造,其所有陈述中关于顾蓉在离婚前与李松共同借款的时间、金额、事由都是无中生有的,在历次庭审中均不一不致!如果其不捏造事实和伪造证据,就根本无法申请追加顾蓉为被执行人,也无法在执行异议之诉中获得胜诉,本案是典型的完全型虚假诉讼。

“部分篡改型”虚假诉讼的民事法律关系和民事纠纷客观存在,只是对部分事实作夸大或者隐瞒,所捏造的事实对起诉或追加他人为被执行人并不能起到关键性影响和决定性作用。行为人诉讼本身有基础事实,即使没有伪造和虚构行为,仍然可以独立起诉或依法追加他人为被执行人,本案明显是不属于部分篡改型的。

四、而海陵公安分局目前侦查重点是本案真实的借贷往来,认为只有搞清真实的借贷往来,才能确定此案是不是虚假诉讼。

虚假诉讼的本质是诉讼本身的虚假性,袁曙东明知李松无力偿还离婚后债务,以伪造证据捏造事实串通调解,达到顾蓉财产被封、执行异议败诉的后果。公安机关无视如此明显的犯罪动机和事实,认为只要有4.5万元往来,就不是事实完全虚假,是对他们犯罪行为的放纵。

袁曙东虚假诉讼案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至今未对当事人采取措施,就是因为泰州市公安局海陵分局人为制定办案标准,使得犯罪嫌疑至今逍遥法外。袁曙东经常去李松父母家,等李松从监狱一出来,就要求对他们之间的借贷事实进行串供,这不是非常荒唐吗?甚至有人说还款计划和借条什么时间写的并不重要,这和2018年9月26日发布的虚假诉讼司法解释背道而驰。

沈伟案是完全型虚假诉讼案,理由如下:

1恶意串通:2011年8月4日和2011年9月2日录音、2012年姜堰检察院提审李松笔录均证明沈伟和李松恶意串通。2012年姜堰检察院提审笔录中:李松交代犯罪事实。

2、书证伪造:借条南京师范大学司法鉴定落款时间是伪造的形成于我和李松离婚后

3、虚假陈述:李松和我离婚前因经营服装店及购买门面房向他们借款。沈伟说有现金、有打款、无法说清,后提供两笔打款记录证明是伪证。无任何资金往来帐。

4、我本人提交了沈伟和李松虚发票往来帐,这是沈伟和李松在我和李松离婚后两人之间真实的借贷往来。

5、沈伟承认第一次由他老婆王友芳提起诉讼是虚假诉讼,第二次由沈伟提起诉讼也是虚假诉讼,第二次起诉标的是第一次起诉的标的加上第一次的诉讼费。

上述两起虚假诉讼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至今未对犯罪嫌疑人采取措施。

海陵公安分局若人为制定办案标准,这样的侦查会让犯罪嫌疑人为自己的犯罪事实找借口,让受害人通过公安保护自己最后一道公平正义的防线希望彻底破灭!一旦公安因侦查方向搞反而造成辙案,就会造成错案!

这样的办案标准,若通过公检法“默契配合”来辙案也是可能的。

“保护伞”存在,两案迟迟不办,现如今又想通过“部分型虚假诉讼”蒙混过关,逃脱刑事罪责!

现恳请泰州市公安局督查支队领导根据我所反映的情况,督促海陵公安分局严格依法办案,将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

举报人:顾蓉15996067616

时间:2019.3.12


呼声反馈 单位反馈
网友,您好!您反映的情况我局法制支队、海陵分局已多次在网上予以回复。目前,我局海陵公安分局对案件正在侦办中,会依法做出处理意见。你可到公安机关反映诉求。

反馈单位:泰州市公安局
反馈时间:2019年03月14日

反馈提醒:
1、机构可申请账号,自行添加回复(点此认证);
2、如需网站添加,回复单位可下载联系人认证附件,填写完毕并加盖公章传真至025-85582899,回复内容发送至邮箱voice@jspeople.com即可;
3、如有其他疑问,可拨打025-85582812咨询。
1 网友:姜堰顾蓉 发表时间:2019-03-13 16:50
回复内容:袁曙东虚假诉讼案仅凭一张伪造的还款计划进行起诉,除此之外,无任何证据,现在这张还款计划是伪造的,请问海陵公安分局,在这起民事诉讼过程中,还有什么证据支撑这起民事诉讼呢?如果这起案件构不成虚假诉讼罪,那么,只要夫妻离婚,其中一方与另一方恶意串通,只要伪造一张还款计划,即使当事人认罪,只要其中一方不认罪,是不是就不构成虚假诉讼罪呢?2018年9月26日虚假诉讼入刑司法解释已明确规定,只要捏造民事法律关系,虚构民事纠纷 ,就构成虚假诉讼罪。望海陵公安分局严格依法办案,尽快将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
2 网友:姜堰顾蓉 发表时间:2019-03-13 16:53
回复内容:

沈伟虚假诉讼案,是铁案!!!

1恶意串通:2011年8月4日和2011年9月2日录音、2012年姜堰检察院提审李松笔录均证明沈伟和李松恶意串通。2012年姜堰检察院提审笔录中:李松交代犯罪事实。

2、书证伪造:借条南京师范大学司法鉴定落款时间是伪造的形成于我和李松离婚后

3、虚假陈述:李松和我离婚前因经营服装店及购买门面房向他们借款。沈伟说有现金、有打款、无法说清,后提供两笔打款记录证明是伪证。无任何资金往来帐。

4、我本人提交了沈伟和李松虚发票往来帐,这是沈伟和李松在我和李松离婚后两人之间真实的借贷往来。

5、沈伟承认第一次由他老婆王友芳提起诉讼是虚假诉讼,第二次由沈伟提起诉讼也是虚假诉讼,第二次起诉标的是第一次起诉的标的加上第一次的诉讼费。

什么也不将嫌疑人捉拿归案,难道也是他们之间借贷事实不清吗?
3 网友:姜堰顾蓉 发表时间:2019-03-13 17:13
回复内容:因两起虚假诉讼案至今迟迟不办,现恳请泰州市检察院和海陵区检察院领导关心这两起虚假诉讼案!!!
4 网友:姜堰顾蓉 发表时间:2019-03-13 17:26
回复内容:我从2012年起受两起虚假诉讼之害,过着非人的生活,如今两起虚假诉讼均立案侦查,本以为天已亮了!袁曙东虚假诉讼案从立案开始,海陵区公安分局领导就对我说,不要指望公安帮我破案,这起虚假诉讼案最终还是法院纠错。沈伟虚假诉讼案从海陵公安开始故意不受理,故意不立案,到泰州公安局复核也不立案,最后是海陵区检察院监察立案。我作为一个老百姓始终搞不懂:为什么虚假诉讼案这么难办!!!一开始有领导跟我讲,为什么难办?因为办下去是要处理法官的。我更搞不懂了:难道为了不处理他们,我就要承受冤假错案吗!!!这不是置我于死地吗!!!
5 网友:姜堰顾蓉 发表时间:2019-03-13 18:02
回复内容:

沈伟虚假诉讼案,我在人民网上百姓呼声反映时,泰州公安局在网上答复:一是沈伟虚假诉讼案未浪费司法资源,法院未判我败诉。二是未执行我的房屋。所以不立案。后海陵检察院监督立案。泰州公安局的答复是非法的。沈伟虚假诉讼案从2012年开始起诉,一直到2017年被泰州中院驳回,前后审理十几次,还不浪费司法资源吗!!!2015年全国人大对虚假诉讼司法解释就明确规定,虚假诉讼对当事人的伤害包括律师费用、鉴定费用、车旅费用、误工费用及其它间接费用。而泰州公安局竟然以没有执行我的房屋为标准,这在法律文书中是没有的。这是人为制定立案标准。

现在2018年9月26日虚假诉讼入刑司法解释出来后,针对这两起虚假诉讼,有人竟认为完全型虚假诉讼是当事人之间没有任何借贷事实的情况下,才能是完全型虚假诉讼,这同样是人为制定办案标准,这在法律文书中是没有的。还有人认为当事人之间借贷事实不清,就不能认定是虚假诉讼罪,这仍然是人为制定办案标准,这在法律文书中也中没有的。虚假诉讼罪的办案标准就是2018年9月26日虚假诉讼入刑司法解释规定的:捏造民事法律关系,虚构民事纠纷。对于恶意串通型虚假诉讼,当事人之间借贷事实是一方面,两人恶意串通去陷害另一人是另一方面。这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不能因为当事人之间借贷事实不清,就会影响他们去陷害别人。这是两个不同的民事法律关系。如果法律是这样规定的,那就会造成:只要夫妻一方与另一方当事人之间借贷事实不清,他们就可以随意恶意串通搞虚假诉讼,而不会受刑法制裁。这岂不荒唐!!!

6 网友:姜堰顾蓉 发表时间:2019-03-13 18:07
回复内容:这两起虚假诉讼案,根据2018年9月26日虚假诉讼入刑司法解释规定:经法院审理多次,且对我的店面房保全多年。均已造成入刑后果。
7 网友:姜堰顾蓉 发表时间:2019-03-13 19:25
回复内容:我们老百姓只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这两起虚假诉讼案,给我们一个公正的结果。
8 网友:姜堰顾蓉 发表时间:2019-03-13 19:59
回复内容:现在全国上下严打虚假诉讼案,扫黑除恶进入攻坚阶段。这两起虚假诉讼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为什么至今迟迟不办!!!我们有铁的证据证明保护伞的存在!!!两起虚假诉讼案,就连我们老百姓都懂得是完全型虚假诉讼,但海陵公安分局要么是与检察院、法院通案,要么是让泰州公安局复核,没有一次从法律上向我们回复。如果说,对虚假诉讼罪这么难把握,就请泰州市检察院和海陵检察院介入此案,对虚假诉讼罪的标准从法律上进行确认。如果说泰州市检察院和海陵检察院也无法确认,就请江苏省检察院来确认标准!!!
9 网友:姜堰顾蓉 发表时间:2019-03-13 20:02
回复内容:如果这两起虚假诉讼案,海陵公安不能依法办案。恳请泰州市纪委监察委介入此案,对两虚假诉讼案的保护伞和办案过程一起查处!!!
10 网友:姜堰顾蓉 发表时间:2019-03-13 20:32
回复内容:因为民事诉讼是当事人提起诉讼,为了在诉讼过程中胜诉,均会拿出最有利自己证据去进行诉讼,所有民事诉讼具备当事人主义特征。当事人对自己的诉讼行为负法律责任。虚假诉讼罪打击的就是诉讼本身的虚假性。只要当事通过伪造证据、虚构事实提起诉讼,如果是捏造民事法律关系,虚构民事纠纷,且造成法律后果,就构成虚假诉讼罪。袁曙东虚假诉讼案,因当事人袁曙东起诉李松的唯一证据还款计划是伪造的,且落款时间伪造成我和李松离婚前的时间,就捏造了我和李松婚姻存续期间的债务,虚构了后来的执行异议之诉,是完全型虚构诉讼。海陵公安分局理应查清袁曙东起诉李松案由事实是不是捏造,唯一证据 还款计划是不是伪造,来确认此案是不是虚假诉讼。若是不查清诉讼案由事实,却去查袁曙东和李松之间的借贷事实,这与2018年9月26日虚假诉讼入刑司法解释背道而驰。李松和我离婚后,因李松是袁曙东厂里会计,他多次偷拿袁曙东厂里钱,也许连他自己忘记拿了几次钱,每次拿了多少,但这并不影响李松和袁曙东两人恶意串通搞虚假诉讼来对我进行迫害。若是因为他们之间借贷事实不清,是不是就可以对我搞虚假诉讼,也不追究刑法责任!!!是不是因为他们恶意串通虚假诉讼陷害我,我还必须查清当年他们之间的借贷事实,这不是太荒唐吗!!!其实道理非常简单:袁曙东和李松之间的借贷事实与他们恶意串通虚假诉讼陷害我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他们之间没有债务,仍然可以搞虚假诉讼陷害我。袁曙东即使差李松的钱,也仍然可以搞虚假诉讼陷害我。因此查清案由事实的虚假性,是虚假诉讼罪的办案标准。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