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  注册

我要发布+

在赣榆区2018年被人打伤一案久拖不决

作者:王荣利  发布时间:2019-07-15 08:59  区域:连云港赣榆
投诉报料:

尊敬的领导你们好:

我叫王荣利首先感谢您们能在百忙之中能抽空看到我给您们写的贴子,关于我被李长春等人在2018年3月一日下午被李长春等人无故殴打至轻伤一事到今日为止案件相关责任人等仍未得到应有的处罚, 2018年3月1日我驾驶我的牵引车北往南行驶途中无故被李长春等人无理拦截,砸车,爬车,李长春爬在我车上拉我上半身,其同伙在车下抱我双腿(驾驶室离地面1.5米高左右)两人同时用力把我拖跌至柏油路面导致我胸椎骨折,后报警赣榆区沙河镇派出所出警,沙河派出所不但不调查案件相关责任人,反而是采取电话不接,门不让进,即使见了办案警官得到回答是让我们自己去查找相关案件责任人,岂不可笑?导致案件久拖不决,最后以案情不清晰只有李长春是当事人,其他案件责任人不存在为由拒绝调查,我家人去县信访办,市信访办多次奔跑,于五月份才给我做伤情鉴定,伤情鉴定报告出来后去沙河派出所就采取门不让进,再后来告知说办案警官陈韦光调到赣榆县去了你去县里去找吧,后多次拨打陈警官电话无人接听,难道主办警官调走了,沙河派出所也搬走了吗?,后来接赣榆县信访办张科长电话说换桑硕警官了,后来又换朱大伟警官,再最后就是陈韦光警官又回来了,再后来就告知我说你可以去上访,去告状,去找记者曝光等等,后来就又说调解,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扫黑除恶一年多,为何我这种刑事案件在赣榆县沙河派出所这里却仍未处理?让我悲愤难平,,请领导督察!电话13064946868 王荣利 2019年6月15

呼声反馈 单位反馈
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 153 天 11 小时 52 分 48 秒 ,相关单位尚无反馈。

16

督办
反馈提醒:
1、机构可申请账号,自行添加回复(点此认证);
2、如需网站添加,回复单位可下载联系人认证附件,填写完毕并加盖公章传真至025-85582899,回复内容发送至邮箱voice@jspeople.com即可;
3、如有其他疑问,可拨打025-85582812咨询(该号码不受理投诉、留言)。
1 网友:zhoulijin 发表时间:2019-07-16 09:30
回复内容:周立景给领导留言:尊敬的领导:我是江苏沭阳县新河镇人,现在向你们控诉地方黑恶势力李为安(沭阳县潼阳镇人)在沭阳县新河镇勾结王二(有过抢劫劳教前科,大名不清楚),尹小慧(沭阳县新河镇人)一家强占我合法土地(有土地证明)经营多年,李为安说我的土地由他出租给王二是每年3万元,尹晓惠强占我部分土地经营多年后又将我的土地转租给一个叫吴琼的女人经营,2米长的土地出租金是一年6000元整。而他们强占的土地都在我取得合法的土地使用权范围内。他们欺负我是孤门小姓,没有势力后台,李为安在新河镇镇府有亲戚,经常承包政府里的工程。与地方政府里的人关系非常好。我09年购买了镇上的一处靠近蔷薇大街与花都步行街的交叉路口的商业楼房,并取得了合法的手续,在我手续范围内拥有使用权的土地李为安不准许我使用,联合王二与尹晓惠两家抢夺后交给他们经营。取得暴利,不准许我沿着蔷薇大街开西门做生意,要是我沿着蔷薇大街开门做生意并使用有使用权的土地必须要向他缴纳保护费50万元,15万元,12万元,8万元等,而我对面的尹晓惠家就可以正常开西门做生意(房屋位置在我的北面隔路对门),王二家也可以开门做生意(位置在我的南边邻居),我在他们中间就不准许我开门像他们一样正常营业。因为这个事情我多年来在网上发帖告状,2017年秋天我在沭阳吧里发帖告状当时的刘丽萍书记处理的,李为安仗着他与镇府里的关系,当场承认向我要过15万元保护费的事情,刘丽萍没有处理后不了了之。
2018年我再次投诉的时候,新河镇官员找我办了一个会办谈话,在这场谈话中,李为安仗着镇委副书记是他的亲戚,当着沭阳县新河镇人大主席范晓东的面承认敲诈我50万元,12万元,8万元,最后让我给6万元或者5万元保护费就可以解决问题,范晓东没有指责他。而是问我告状的贴子是谁发的,我说是我无意中用儿子的百度账户发的,他就威胁我儿子将来不能进公务员队伍,影响前程。
我拿出了政府颁发给我的这张村镇建设证明,新河村书记王之安说我这张证明是失效的,不起作用的,新河村包村书记马亚威说这张土地证不起作用,范晓东说要调查人民群众看看他们说这土地是谁的,更为荒唐的是他指出具体的调查了解人员为花都花木市场办李为安(我的地方不是花都市场,花都市场是在老粮所里),村民王顶飞(王二的父亲,与李为安一起侵占我土地的人),然后联合村委会决定处理。并指着我威胁说贴子不准许再发,再发帖就要与我翻脸,就要动用一切手段与力量对付我,然后一连串的警告与奉劝我老实点。(这些我都有录音)。后来一直没有处理,我连续打了宿迁12345投诉24次,打了江苏省12345投诉9次,打了省巡视组电话5次。
终于催来了个自称是县纪委派下来的调查人员,一个姓宋,一个姓周。还有新河镇的吉纪委,他们来调查的时候我要求按实际情况录调查材料,他们不同意弄僵后就走了,第二天他们四个人自己打印了一份为人大主席范晓东免责的材料来让我签字,看我不愿意签字,姓宋的纪委人员说:“你自己说过把人告倒不是你的目的,把你的问题处理好了才是目的。我们把你的问题处理了就可以了。”我得到他们肯定的答复后在他们提供的为范晓东免责的材料上写了一段话”把人告倒不是我的目的,能让我像邻居一样沿蔷薇大街开西门正常做生意我才会满意。不然我会告到底,签写了名字。
以后事情一直没有得到处理。我就连续在省12345网上问政9次,事情还是没有得到解决,我就在网络上沭阳吧里,天涯论坛里,沭阳南部新城吧,南京吧,江苏吧里连续发帖告状喊冤,在沭阳吧里发帖有一个名叫《岁月惹人醉》的跟帖要用酒驾的方式撞死我的家人。我感到后果很严重,就在人民网上给省委书记娄书记留言板上留言,他们说会调查处理,但是事情一直没有处理。后来在范晓东与纪委吉松华升官公示阶段,有网友告诉我给县委组织部留言,我就再次在人民网上发了一条《如此有问题的干部何以得到提拔重用?》,他们这才慌了神。派了我的妻表弟把我岳父,妻大舅都搬来为范晓东说情,镇里工作人员马亚威用手机遥控指挥妻表弟胡道本来我家删帖,(这些我都有录音)。为了扫清范晓东升官的障碍,胡道慈副镇长连夜给我打电话与我这个毫不认识的穷老百姓攀起了亲戚,说会为我把事情处理了,让我那几天别乱说话。说要来我家喝酒等等。我说我与任何人都没有冤仇,我也不想与人为敌,只要把我事情公正处理了就行。第3天早上他们带领人拆掉了尹小慧与王二家的非法侵占物,带着一箱天之蓝酒来我家里喝酒,领导上门,一惯受欺负的我受宠若惊。他说以后没有人再敢欺负我,过了年我就可以去开门正常做生意。以后有事情就找他解决。好言安抚,我深受感动。等六瓶烈酒喝完了,我亲堂弟弟被酒当场放倒了。刚放下酒杯,镇纪委吉松华就带着早也打印好的材料来让我签字,在他们的催促下,在神志不清醉眼朦胧中我按他们的要求签写了不是我名字的名字。他们用欺骗的手段取得了我的天书签字。
过了年2月8号,我找人前去打扫垃圾准备在我拥有使用权的土地上开门营业。王二媳妇与尹晓惠一家,还有李为安的哥哥李三前来阻止,不让我打扫垃圾准备开门做生意。让我找李为安解决。(这些我有录像证明)同时我发现我门前出现好几个烙煎饼的摊位堵在我门前。(以前没有这事情)问了方知道是交钱给城管城管安排在那里的。城管队长是王二的亲堂弟,这是在有意的报复我,我报警后派出所同志来了后说这事情不归他们处理,让我找镇府。镇府胡道慈书记说这不归他们管,我知道这是黑恶势力李为安在背后使的坏。
问一下我旁边的王二家与尹晓惠家为何能够搭棚子占道经营,而我这里不占道也不准许我经营?就要我缴纳巨额保护费?我微信沟通胡书记让他在李为安面前帮我说说情,并告知我年轻时候曾在外地黑砖窑里累吐血2次,身体开刀手术一次,没有经济来源,可否少缴纳一点保护费,胡道慈说问问李啥情况在回复我,至今没有回复。这就是弱肉强食。我等孱弱者成为黑恶势力盘中餐,口中菜。告状无门,只因为他们有钱可以使钱摆平一切,有后台有靠山可以屹立不倒!就可以为非作歹!
后来我又在人民网上给吴省长留言《农村黑恶势力何时能够得到彻底的清除?》,派出所的宋所长约谈我,说为我与李为安之间做个调解,他说自己不能做主,电话找了新河村书记王之安,镇长胡道慈,纪委吉松华讨论了十几分钟,他们做出了一个决定,由派出所宋亚多所长对我宣布,不准许我开西门做生意,并决定对我征收每年3000元卫生费。是按年缴纳还是按月缴纳,问我选择哪一种缴费方式。我据理力争,问是不是对我一个人的,如果大家交我交,对准我一个人我拒绝缴纳,他说是为李为安收的。我问李为安有何权利来收费?他的花都市场在老粮所里,他有何权利来蔷薇大街收?双方闹得不愉快当场谈崩了。(这段对话我有录音为证)后来他们在我给省长留言板留言的那篇文章《农村黑恶势力何时能够得到彻底清除?》下面回复-----此事我镇胡道慈付镇长也调查处理,此事就完结了。
后来中央法制新闻联播李华微信联系我,要我带着材料去北京找他。我告诉村书记陈陆,陈陆第二天汇报到镇里,下午他带着付镇长综治办主任仲从银来我家,一见面仲镇长用含蓄的语言骂了我。(他自称是我周家的姑爷,这在两个互相不认识的人之间这样讲话其实就是骂人,当时我很反感。)他说自己十分厉害,以前在新河镇堰头村处理问题有不服的直接每天请去派出所喝茶聊天六小时,问题没有解决不了的。说我去北京也见不到人,要了我的所有证明照片发他微信里说拿给他的同学沭阳法院院长看看再做处理,谈话中间他2次说只要给2万元此事就可以处理好(不知道他处理好这个问题需要2万元的依据是什么)。我给他看了我录下的那些煎饼摊位堵住我门前的照片,里面的人说交钱给城管城管安排在那里的(城管队长是王二的亲堂弟。这是在有意的打击报复我)。同来的房文科(司法股长)还问了哪个要谋杀我的,我告诉他一个百度网名叫(岁月惹人醉)。后来他们说回去协商处理,到了现在也没有处理。这些事情当地老百姓都是非常清楚的,在当地产生了极坏的影响。
我的诉求是:除恶打黑组能够为我找回公道,惩罚这批以李为安为首的以敲诈勒索的犯罪团伙,处罚他后面的保护伞(镇府里的那些涉及到的公职人员)。撤走堵在我门前的那些摊位,让我在我拥有使用权的土地上正常合法的开门经营再无人骚扰我收取保护费。保证我与家人的生命安全,能够正常的幸福的生活着。
我最不希望看到的情景是:地方黑恶势力依然存在。搅的人民不得安宁。“有背景的妖怪都被神仙救走了。”打黑除恶只是空喊口号,有背景的黑恶势力有后台支持的黑恶势力都逍遥法外。这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因为经历了这些事情,我思考人生,写了一部长篇小说《活着的意义》发表在江山文学网上,作者是---锦梅园林 目前也发出十五篇,其中九篇也获得精品称号。我只能用文字痛诉这个肮脏的社会。
一个充满了掠夺,充满了罪恶,一个勾心斗角的带有乌烟瘴气的肮脏的社会秩序不能给百姓带来安宁祥和,我们要幸福的生活,党必须要把打黑除恶彻底进行下去,不能空喊口号,有人举报就要到基层实地去调查了解情况,不管他们背后的后台有多硬,都要把这些罪恶的掠夺行为,欺行霸市行为处理于源头中。还百姓一个和谐幸福祥和的生活。
再次恳求领导能为我主持公道,打击黑恶势力。我愿意积极配合调查。
在5月28号我应沭阳打黑办姜所长的要求去那里登记了详细经过5张纸张,并通过微信号(15261255228)向他转发了所有录音,视频证据,村镇建设证书,还有购房合同等,直到今天依然没有任何结果。所以再次投诉一次,希望我的问题能够得到处理。也希望能够有所回音。
谢谢!
江苏沭阳县新河镇维新村周庄组村民 周立景 敬呈
手机号:13851355160
身份证号;320823196908084612
2019年6月12日
2 网友:wangrongli 发表时间:2019-07-18 12:58
回复内容:至今过去都十七个月了
3 网友:wangrongli 发表时间:2019-07-18 12:58
回复内容:至今过去都十七个月了
4 网友:wangrongli 发表时间:2019-07-18 12:58
回复内容:至今过去都十七个月了
5 网友:wangrongli 发表时间:2019-07-19 10:50
回复内容:2019年6月9日在派出所达成调解并签了调解协议,签了协议之后又以各种理由推诿:“正在筹钱请等等,需要解保请等等,今天又说钱能不能少点。”加医药费.误工费等等共四万。我不知道我还能怎样妥协......
6 网友:wangrongli 发表时间:2019-07-22 08:30
回复内容:2019年6月9日在派出所达成调解并签了调解协议,签了协议之后又以各种理由推诿:“正在筹钱请等等,需要解保请等等,今天又说钱能不能少点。”加医药费.误工费等等共四万。我不知道我还能怎样妥协......
7 网友:wangrongli 发表时间:2019-07-24 11:53
回复内容:无权无势的老百姓想要办点事就那么难!!!!
8 网友:wangrongli 发表时间:2019-07-26 08:36
回复内容:是谁让简单的事情变的复杂???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