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  注册

我要发布+

“路桥市场”的问题,折射出常州目前的营商环境

作者:正义之剑出鞘  发布时间:2019-08-09 11:22  区域:常州
投诉报料:

一位优秀浙商企业家辛酸泪,从亿万富翁到蜗居,是谁抢了他的资产?

从亿万富翁到蜗居出租,是谁“抢”走了他的万贯家财?

从亿元大单到亿元负债,他1.2亿元工程款要跟谁主张?

“甲方出租房子,乙方对外发包装修,装修完成后,通过制造乙方破产,经营权易手新乙方,甲方就能合法拥有装修资产,施工方居然还能无处讨要装修款。”

“喂,是老章吗,我最近手头吃饭的钱都没了,能借我2000块钱应个急吗?”201974日下午,正在自己办公室整理资料的浙江万鑫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章总,接到了一个熟人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和苍老,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章总跟他很熟悉,也可以说是难兄难弟,他是身价几亿的浙江商人叶吕顺。五年前,他还经营着常州最大的“路桥市场”,估值在8亿元以上。但如今,他身患癌症而无钱治疗,孤独一人流落常州,蜗居在30平米出租屋内,借钱度日,无脸见家乡父老。

一切的开始,源于6年前拿到亿元大单

简单地跟叶吕顺了解了他现在的情况后,章总挂了电话,他叹了口气,还是决定给老叶打2000元过去。过去的5年时间,章总80%的精力都化在公司维权上面,公司的大部分业务都交给下属去打理。

看着办公桌上一摞摞关于维权的资料,章总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6年前,他刚从台州老乡叶吕顺手里拿到“路桥市场”价值1.17亿元的装修合同后的兴奋中。

”路桥市场”坐落在常州市中心的“官保巷”,全称“路桥中国日用品商城常州市场”,这里有着三千年历史的沉淀,古代曾是考生“报喜之地”。 2000年,叶吕顺来到常州,投资6000万元,租下了常州市中心著名的“烂尾楼”18年的经营权,经过十三年的苦心经营,将一个烂尾楼打造成为日客流量平均3万余人,节假日更是高达6万余人的专业市场。

这里是常州百姓的“淘宝圣地”,常州市民习惯称为“路桥市场”,成为沪宁线上家喻户晓的品牌。凭着浙江台州路桥中国日用品商城的经验和模式,叶吕顺的常州“路桥市场”生意一天比一天好。在昔日的下岗工人中,诞生了一个又一个百万富翁、千万富翁,在常州买了房、买了车。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2013年,由于国家实施新的消防标准后,“路桥市场”已经不符合相关要求,必须进行相应的整改和重新装修,这也是后来章总通过招投标程序,成为中标单位之一,落入到这个错综复杂的“破产”事件中去的直接原因。而至今6425万元工程款还未收回,导致民工工资无法支付,造成包括5000万元的财务成本(支付社会利息)共计12000万元损失,公司几乎陷入绝境,也严重损害了常州市法治环境和营商环境。

租过房子的人应该都懂这个道理,你租的房子消防不达标,肯定是房东要出钱进行整改,不可能让租客成为整改责任人,因为租赁到期后,租客自然还是要搬走的。

这也是“路桥市场”的经营者叶吕顺当时的想法,因为只剩下5年的租期,在不确定是否能够如期地继续租用下去的前提下,他不可能承担消防整改装修高昂的费用。不过,显然作为房东的中房公司(2004年由国有股份公司改制为私营企业,由多次入选“胡润富豪榜”的常州最大的民营企业亚邦控股集团实际控股人,许小初所有),也无意出资对商城进行改造。因为还有5年的租期,叶吕顺其实心里还是希望“路桥市场”能够整改后重新经营的。

也就在这时,中房公司向叶吕顺抛出了橄榄枝,提出可以把“路桥市场”全部产权以5.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他,只要叶吕顺能够出资负责实施消防整治。

说实话,十三年的经营下来,“路桥市场”就像是叶吕顺亲自拉扯大的孩子一样,难免是存在难以割舍的感情的,能够直接永久拥有商城的经营权,这很难不让他动心。

就这样,“路桥市场”消防整改的责任主体,悄悄地从中房公司,变成了叶吕顺经营的路桥公司,而实际的产权转让协议还没有签订,叶吕顺已经被赶鸭子上架,被逼上了完成消防整改的第一线。

这也为后来一系列的变故,埋下了伏笔,最后导致叶吕顺既花了消防整改所需的3个多亿投入,又没拿到“路桥市场”的实际产权,又被迫“破产清算”,导致市场经营权被迫易手。

资金链断裂,叶吕顺被迫“破产清算”

在当地政府的催促下,叶吕顺被迫出资收购了消防通道拓宽所需要回购的商户 “5年经营权”(铺位减少面积)的资金近6500万元,以及空调、自动扶梯和观光电梯等设备2150万元)。在此期间,消防整改的招标工作也完成,章总的万鑫公司和江苏宏昌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标,开始进场施工。

另一方面,叶吕顺和中房公司关于“路桥市场”的产权收购谈判也正在进行中,他先向对方支付3000万元的诚意金,签订”备忘录“后,又交7000万元,凑足1亿元作为定金。

随着工程的进展,作为责任人的叶吕顺还要支付施工方的工程款,在短短的一年左右时间里,他通过民间借贷,前后在这次收购和整改中投入了约3亿元的资金。

谁也没有想到,工程的完工成为压垮叶吕顺的最后一根稻草。路桥市场重新开业后,叶吕顺因一亿元被支付了购房定金,短期内资金开始紧张,无法支付剩余的工程款项。

这时,一家临时加入为江苏宏昌建设集团标段“援建”单位,常州二建建设有限公司的项目负责人李然民,在当地某律师事务所律师的诱导下,以路桥公司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当地法院提起了对叶吕顺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

而直到这时,作为当事人的叶吕顺还在想尽一切办法筹钱当中,全然不知自己的公司已经被提起破产申请。事后他发现这其中还充满着诡异,改扩建土建工程是由中房公司发包给宏昌公司的,支付工程款的义务是宏昌公司非路桥公司?李然民申请破产的“援建协议”竞然是和路桥公司签订的,而且这个协议签订竞然是项目竣工后7个月后,而结算审核报告为何早于总承包宏昌公司,时间提前33月。他提出破产申请的时间是2015615日,而叶吕顺和中房公司签订的5.5亿元股权转让的最后期限,是2015930日。试想,一家早已经被预谋破产清算的公司,如何能够按期完成余额的支付呢?

事后,发现自己成为某些人为了逼迫叶吕顺破产的“打手”,导致叶吕顺和章总损失上亿元后,李然民发现自己利益得不到保障,后悔不已,向当地法院提起撤销破产申请,法院置之不理,做损人而不利己的事情,他一直非常内疚自责。于是多次向有关部门实名举报。叶吕顺也多次向当地法院提出“破产异议”,认为公司还没到资不抵债的地步,法院依然也没有回复。

资产评估,3.6亿元市场估值,被低估为2860.02万元

就在路桥公司出现一系列变故的时候,叶吕顺罹患癌症,住进医院。为了让路桥市场“稳定”运营,当地政府以帮忙叶吕顺偿还债务为理由,要求他将市场委托给凯美公司经营。

在各方力量地逼迫下,病床上的叶吕顺含泪将“路桥市场”的经营权拱手让给了凯美公司,连带着他用于购买“路桥市场”所支付的1亿元定金,也被对方接管。商城的经营权易手后,破产工作也进入实质阶段,在2016年的第一次资产评估中,“路桥公司”装修投入形成的资产评估值为1.12亿元。

此时的浙江万鑫公司拿到前期的工程款进度5300万元,剩余6425万元的工程款还没收回。“我的想法是,老叶破产了,他剩下的资产能补偿给我,就算他没有资产,那做为受益方的房东,也应该支付装修产生的费用。”章总说。

在接下来2年断断续续的维权过程中,20187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中,突然出现的第二份资产评估报告,让章总和叶吕顺简直无法相信,这次“路桥公司”装修投入形成的资产评估值只有2860.02万元。剩余资产管理人私下和邦业公司沟通,也顺势被贱卖给实为中房公司分立的一个影子公司邦业公司。

这时的叶吕顺还发现,一直担任他的法律顾问的律师沈某,其实也是中房公司的控制人许小初的法律顾问,正是他一步一步地将叶吕顺引入了这个庞大的商业陷阱中去。

维权无门,万鑫公司损失高达1.2亿元

五年来,章总为了自己的工程款,来往常州和台州不下百次,他向凯美公司要求支付工程款,没有理由,“那是你们和之前经营者的事情,与我们无关”。而房东中房公司则表示,“政府早就认定工程的责任主体是经营者”,路桥公司被破产,背负上数亿元的债务。

“路桥公司”破产受理后,常州邦业公司立即向法院申请,提高了自己的清偿顺位,减少普通债权人的受偿比例,最终按照11.89%的清偿率,浙江万鑫公司的6500万元工程欠款只能收回800多万元。

“那时候我的公司真的是非常艰难,为了担起社会责任,只能向外举债,把500多名员工的工资支付了,到现在为止,光这笔借款的利息就高达5000万元,总的损失已经高达1.2亿元。”章总说,他始终无法理解,为什么前后两次的评估价格差别这么多?

第二次的评估报告,作为债权人之一的章总迟迟没有看到过。直到最近,他才见到了这份报告的庐山真面目,上面清楚写明“该评估报告,是在“非持续经营”使用的前提下,快速变现的价值”。

“简单来说,这个算法就是把这些装修扒下来,直接卖废铜烂铁的价值,而实际上,’路桥市场’从未中断营业,2019年的商户租金从老叶经营时的1300万元,提高到了4300万元,收益大增。”章总说,如果叶吕顺的经营权不被迫转让,光每年的租金,他就很快能还清债务。

买过房子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我支付你1亿定金,把房产抵押银行,然后去银行贷款,办好贷款手续,再通过第三方把钱给房东,再去办理过户手续,完成交易。即使为了避税,将产权转让改成了股份转让。如果真心“股份转让”也不需现金支付,去工商变更股东就可以。

总的看来,这整件事情透着诡异和荒诞,“房东出租房子,租客对外发包装修,装修完成后,通过制造租客破产,房东就能合法拥有装修资产,施工方居然还能无处讨要装修款。”

让章总疑惑的是:路桥市场明明是在“持续经营”,且从未中断营业,也没有改变过业态,管理人为什么要拿一份在假设“不持续经营”情况下的、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的虚假评估报告,提交给债权人会议表决呢?

路桥市场——坐落在常州市中心的官保巷,这里有着三千年历史的沉淀。发生在“官保巷”的这一切,“官”们保的是谁的权益?为民营企业提供了怎样的“官保”?

五年里,章总多次向当地法院起诉“路桥公司”破产不合法,破产裁定后,凡涉及路桥公司,凯美公司均不予立案,或直接驳回。为此,他也就该案件,向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等6位国内知名法学专家咨询,专家一直认为,该案在民事上存在侵权违法行为,而且已经构成刑事犯罪。


呼声反馈 单位反馈
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 10 天 8 小时 48 分 36 秒 ,相关单位尚无反馈。

292

督办
反馈提醒:
1、机构可申请账号,自行添加回复(点此认证);
2、如需网站添加,回复单位可下载联系人认证附件,填写完毕并加盖公章传真至025-85582899,回复内容发送至邮箱voice@jspeople.com即可;
3、如有其他疑问,可拨打025-85582812咨询。
1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9-08-10 16:43
回复内容:“简单来说,这个算法就是把这些装修扒下来,直接卖废铜烂铁的价值,而实际上,’路桥市场’从未中断营业,2019年的商户租金从老叶经营时的1300万元,提高到了4300万元,收益大增。”章总说,如果叶吕顺的经营权不被迫转让,光每年的租金,他就很快能还清债务。
2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9-08-11 10:16
回复内容:

常州“路桥市场”是天宁区政府于2000年通过招商引资,由浙江商人叶吕顺投资,苦心经营十三年打造成年交易额达30亿的驰名江浙沪的批零市场。2013年,由于实施新的消防标准,“路桥市场”必须进行相应整改和装修,我司通过正常招投标程序,成为该市场的中标单位之一,投入到“路桥市场”装修改造工程中。

在随后的工程进展中,由于该项目承租人叶吕顺被产权人常州中房公司,虚假产权转让合同诱骗,造成装修工程资金链断裂。与此同时,承租人叶吕顺不幸被查出患有癌症,为了让“路桥市场”稳定运营,当地政府要求他将路桥市场委托给本地一家企业—凯美公司经营。

随后,叶吕顺的“路桥公司”由于常州二建建筑公司,虚假“援建协议”被强迫进入司法破产程序,这其中便出现了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怪现象。首先是当事人叶吕顺多次提出自己远未到资不抵债程度,多次提出“破产异议”,因当时“路桥市场”的市值高达3.6亿;其次是破产案申请当事人(常州二建司李然民)从未有法院、破产管理人向他,调查核实,事后又实名向江苏省委巡视组和相关新闻媒体举报“常州路桥市场破产是一场骗局和陷阱”;第三是“路桥市场”资产评估前后二次出现巨大差别;从基中日2016713日,第一次估值1.2亿元。到基中日2018714日,第二次估值骤降为2680.04万元。而债务人路桥公司法人叶吕顺20196月,委托国内知名资产评估机构评估,基中日为2018年1231日,评估值高达3.6亿。第四是作为“路桥破产案”中债务人叶吕顺和主要债权人之一的万鑫公司对本案产生了诸多疑问,并且向破产管理人正式提出索要评估报告及有关债权凭证的书面申请,以了解其真实性、合法性和合理性,对于这一个十分正常合理的要求,破产管理人不但未予及时回应而且拒绝提供相关的凭证记录。而且整个破产案程序也存在诸多严重法律瑕疵。由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民商研究所所长、上海市法学会破产法研究会会长韩长印,华东政法大学比较刑法和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李翔,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兴培出具的《常州市路桥日用品商城有限公司破产案法律咨询意见书》认定:该案存在多项侵权违法行为,进而有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具体见附件一)。

受此破产案的影响,我公司业已完成的装修工程款也没有得到合理合法的补偿。为此,我公司委托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先生,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中国法学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立新先生,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民法研究中心主任高富平先生组成专家组,对本公司在“路桥公司”破产案中的合法权益提供法律帮助。专家组认为我公司作为建筑工程承包人,其工程款属于劳动者费用,虽然它可以基于合同从破产管理人那里分配债权,但是剩余部分仍然可以基于请求支付取得装修改造添附物所有权对价或者基于不当得利请求向房屋所有权人(邦业公司,实为中房公司分立的一个影子公司,等于中房公司)索要剩余工程款(具体见附件二)。

这是“路桥公司破产案”和我公司合法权益因非法破产惨遭重损简要过程。而涉及该案政府及部门相关领导、法院审判人员、破产管理人、资产评估机构、有关企业设局诈骗,存在严重地方保护色彩,诡谲云高,纷繁复杂,有些知法犯法,有些涉嫌贪赃枉法。各地媒体作了大量报道(具体见附件三)。路桥公司叶吕顺、万鑫公司章建标、多次向常州市党政司法诸多部门作了实名举报。

我们的疑问在于:

一、破产申请人、李然民实名向媒体及有关部门举报,破产是陷阱和骗局,要求撤回。为什么常州市有关部门置若罔闻,既不澄清,也不追责?(具体见附件四)。

二、作为民营企业家叶吕顺及本公司法人代表的实名举报,“路桥公司”破产案和“路桥市场”强制委托经营过程中,政府官员一系列非正常行为的举报信,为何石沉大海?

三、国内知名法学家对“路桥公司”破产案出具专家意见书,指出其破产程序不合法,存在着多项侵权违法行为,进而有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我们多次向常州市天宁区法院提起有关涉案的民事诉讼,天宁区法院为何屡次没有开庭审理就予以驳回?

四、路桥市场明明是在“持续经营”,且从未有过一天停业,也没有改变过业态,管理人为什么要拿一份在假设“不持续经营”的情况下,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的虚假评估报告,提交给债权人会议表决呢?法庭审理是为了查清案件的事实,而不是为了达到一个既定的目的。

路桥市场——坐落在常州市中心的官保巷,这里是有着三千年历史,发生在“官保巷”的这一切,“官”们保的是谁的权益?为民营企业提供了怎样的“官保”?

相关诉求:

根据“路桥市场”持续经营实际情况和国内著名法律专家《法律咨询意见书》要求对两评估公司出具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犯罪或过失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犯罪,恳请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习近平总书记曾严肃提出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维护司法公正就是维护党的形象”。民营企业是我国社会主义经济重要组成部分,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应受到法律有效保护。公平公正的法治环境也是民营企业发展壮大的根本保证。在此,恳请各级领导能够高度重视“路桥公司破产案”的一系列违反破产内容、破产程序的违法行为,还其法律尊严,追究违法者责任,从而维护我公司合法权益。

3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9-08-11 10:16
回复内容:

常州“路桥市场”是天宁区政府于2000年通过招商引资,由浙江商人叶吕顺投资,苦心经营十三年打造成年交易额达30亿的驰名江浙沪的批零市场。2013年,由于实施新的消防标准,“路桥市场”必须进行相应整改和装修,我司通过正常招投标程序,成为该市场的中标单位之一,投入到“路桥市场”装修改造工程中。

在随后的工程进展中,由于该项目承租人叶吕顺被产权人常州中房公司,虚假产权转让合同诱骗,造成装修工程资金链断裂。与此同时,承租人叶吕顺不幸被查出患有癌症,为了让“路桥市场”稳定运营,当地政府要求他将路桥市场委托给本地一家企业—凯美公司经营。

随后,叶吕顺的“路桥公司”由于常州二建建筑公司,虚假“援建协议”被强迫进入司法破产程序,这其中便出现了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怪现象。首先是当事人叶吕顺多次提出自己远未到资不抵债程度,多次提出“破产异议”,因当时“路桥市场”的市值高达3.6亿;其次是破产案申请当事人(常州二建司李然民)从未有法院、破产管理人向他,调查核实,事后又实名向江苏省委巡视组和相关新闻媒体举报“常州路桥市场破产是一场骗局和陷阱”;第三是“路桥市场”资产评估前后二次出现巨大差别;从基中日2016713日,第一次估值1.2亿元。到基中日2018714日,第二次估值骤降为2680.04万元。而债务人路桥公司法人叶吕顺20196月,委托国内知名资产评估机构评估,基中日为2018年1231日,评估值高达3.6亿。第四是作为“路桥破产案”中债务人叶吕顺和主要债权人之一的万鑫公司对本案产生了诸多疑问,并且向破产管理人正式提出索要评估报告及有关债权凭证的书面申请,以了解其真实性、合法性和合理性,对于这一个十分正常合理的要求,破产管理人不但未予及时回应而且拒绝提供相关的凭证记录。而且整个破产案程序也存在诸多严重法律瑕疵。由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民商研究所所长、上海市法学会破产法研究会会长韩长印,华东政法大学比较刑法和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李翔,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兴培出具的《常州市路桥日用品商城有限公司破产案法律咨询意见书》认定:该案存在多项侵权违法行为,进而有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具体见附件一)。

受此破产案的影响,我公司业已完成的装修工程款也没有得到合理合法的补偿。为此,我公司委托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先生,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中国法学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立新先生,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民法研究中心主任高富平先生组成专家组,对本公司在“路桥公司”破产案中的合法权益提供法律帮助。专家组认为我公司作为建筑工程承包人,其工程款属于劳动者费用,虽然它可以基于合同从破产管理人那里分配债权,但是剩余部分仍然可以基于请求支付取得装修改造添附物所有权对价或者基于不当得利请求向房屋所有权人(邦业公司,实为中房公司分立的一个影子公司,等于中房公司)索要剩余工程款(具体见附件二)。

这是“路桥公司破产案”和我公司合法权益因非法破产惨遭重损简要过程。而涉及该案政府及部门相关领导、法院审判人员、破产管理人、资产评估机构、有关企业设局诈骗,存在严重地方保护色彩,诡谲云高,纷繁复杂,有些知法犯法,有些涉嫌贪赃枉法。各地媒体作了大量报道(具体见附件三)。路桥公司叶吕顺、万鑫公司章建标、多次向常州市党政司法诸多部门作了实名举报。

我们的疑问在于:

一、破产申请人、李然民实名向媒体及有关部门举报,破产是陷阱和骗局,要求撤回。为什么常州市有关部门置若罔闻,既不澄清,也不追责?(具体见附件四)。

二、作为民营企业家叶吕顺及本公司法人代表的实名举报,“路桥公司”破产案和“路桥市场”强制委托经营过程中,政府官员一系列非正常行为的举报信,为何石沉大海?

三、国内知名法学家对“路桥公司”破产案出具专家意见书,指出其破产程序不合法,存在着多项侵权违法行为,进而有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我们多次向常州市天宁区法院提起有关涉案的民事诉讼,天宁区法院为何屡次没有开庭审理就予以驳回?

四、路桥市场明明是在“持续经营”,且从未有过一天停业,也没有改变过业态,管理人为什么要拿一份在假设“不持续经营”的情况下,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的虚假评估报告,提交给债权人会议表决呢?法庭审理是为了查清案件的事实,而不是为了达到一个既定的目的。

路桥市场——坐落在常州市中心的官保巷,这里是有着三千年历史,发生在“官保巷”的这一切,“官”们保的是谁的权益?为民营企业提供了怎样的“官保”?

相关诉求:

根据“路桥市场”持续经营实际情况和国内著名法律专家《法律咨询意见书》要求对两评估公司出具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犯罪或过失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犯罪,恳请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习近平总书记曾严肃提出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维护司法公正就是维护党的形象”。民营企业是我国社会主义经济重要组成部分,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应受到法律有效保护。公平公正的法治环境也是民营企业发展壮大的根本保证。在此,恳请各级领导能够高度重视“路桥公司破产案”的一系列违反破产内容、破产程序的违法行为,还其法律尊严,追究违法者责任,从而维护我公司合法权益。

4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9-08-11 10:16
回复内容:

常州“路桥市场”是天宁区政府于2000年通过招商引资,由浙江商人叶吕顺投资,苦心经营十三年打造成年交易额达30亿的驰名江浙沪的批零市场。2013年,由于实施新的消防标准,“路桥市场”必须进行相应整改和装修,我司通过正常招投标程序,成为该市场的中标单位之一,投入到“路桥市场”装修改造工程中。

在随后的工程进展中,由于该项目承租人叶吕顺被产权人常州中房公司,虚假产权转让合同诱骗,造成装修工程资金链断裂。与此同时,承租人叶吕顺不幸被查出患有癌症,为了让“路桥市场”稳定运营,当地政府要求他将路桥市场委托给本地一家企业—凯美公司经营。

随后,叶吕顺的“路桥公司”由于常州二建建筑公司,虚假“援建协议”被强迫进入司法破产程序,这其中便出现了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怪现象。首先是当事人叶吕顺多次提出自己远未到资不抵债程度,多次提出“破产异议”,因当时“路桥市场”的市值高达3.6亿;其次是破产案申请当事人(常州二建司李然民)从未有法院、破产管理人向他,调查核实,事后又实名向江苏省委巡视组和相关新闻媒体举报“常州路桥市场破产是一场骗局和陷阱”;第三是“路桥市场”资产评估前后二次出现巨大差别;从基中日2016713日,第一次估值1.2亿元。到基中日2018714日,第二次估值骤降为2680.04万元。而债务人路桥公司法人叶吕顺20196月,委托国内知名资产评估机构评估,基中日为2018年1231日,评估值高达3.6亿。第四是作为“路桥破产案”中债务人叶吕顺和主要债权人之一的万鑫公司对本案产生了诸多疑问,并且向破产管理人正式提出索要评估报告及有关债权凭证的书面申请,以了解其真实性、合法性和合理性,对于这一个十分正常合理的要求,破产管理人不但未予及时回应而且拒绝提供相关的凭证记录。而且整个破产案程序也存在诸多严重法律瑕疵。由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民商研究所所长、上海市法学会破产法研究会会长韩长印,华东政法大学比较刑法和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李翔,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兴培出具的《常州市路桥日用品商城有限公司破产案法律咨询意见书》认定:该案存在多项侵权违法行为,进而有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具体见附件一)。

受此破产案的影响,我公司业已完成的装修工程款也没有得到合理合法的补偿。为此,我公司委托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先生,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中国法学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立新先生,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民法研究中心主任高富平先生组成专家组,对本公司在“路桥公司”破产案中的合法权益提供法律帮助。专家组认为我公司作为建筑工程承包人,其工程款属于劳动者费用,虽然它可以基于合同从破产管理人那里分配债权,但是剩余部分仍然可以基于请求支付取得装修改造添附物所有权对价或者基于不当得利请求向房屋所有权人(邦业公司,实为中房公司分立的一个影子公司,等于中房公司)索要剩余工程款(具体见附件二)。

这是“路桥公司破产案”和我公司合法权益因非法破产惨遭重损简要过程。而涉及该案政府及部门相关领导、法院审判人员、破产管理人、资产评估机构、有关企业设局诈骗,存在严重地方保护色彩,诡谲云高,纷繁复杂,有些知法犯法,有些涉嫌贪赃枉法。各地媒体作了大量报道(具体见附件三)。路桥公司叶吕顺、万鑫公司章建标、多次向常州市党政司法诸多部门作了实名举报。

我们的疑问在于:

一、破产申请人、李然民实名向媒体及有关部门举报,破产是陷阱和骗局,要求撤回。为什么常州市有关部门置若罔闻,既不澄清,也不追责?(具体见附件四)。

二、作为民营企业家叶吕顺及本公司法人代表的实名举报,“路桥公司”破产案和“路桥市场”强制委托经营过程中,政府官员一系列非正常行为的举报信,为何石沉大海?

三、国内知名法学家对“路桥公司”破产案出具专家意见书,指出其破产程序不合法,存在着多项侵权违法行为,进而有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我们多次向常州市天宁区法院提起有关涉案的民事诉讼,天宁区法院为何屡次没有开庭审理就予以驳回?

四、路桥市场明明是在“持续经营”,且从未有过一天停业,也没有改变过业态,管理人为什么要拿一份在假设“不持续经营”的情况下,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的虚假评估报告,提交给债权人会议表决呢?法庭审理是为了查清案件的事实,而不是为了达到一个既定的目的。

路桥市场——坐落在常州市中心的官保巷,这里是有着三千年历史,发生在“官保巷”的这一切,“官”们保的是谁的权益?为民营企业提供了怎样的“官保”?

相关诉求:

根据“路桥市场”持续经营实际情况和国内著名法律专家《法律咨询意见书》要求对两评估公司出具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犯罪或过失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犯罪,恳请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习近平总书记曾严肃提出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维护司法公正就是维护党的形象”。民营企业是我国社会主义经济重要组成部分,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应受到法律有效保护。公平公正的法治环境也是民营企业发展壮大的根本保证。在此,恳请各级领导能够高度重视“路桥公司破产案”的一系列违反破产内容、破产程序的违法行为,还其法律尊严,追究违法者责任,从而维护我公司合法权益。

5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9-08-11 10:16
回复内容:

常州“路桥市场”是天宁区政府于2000年通过招商引资,由浙江商人叶吕顺投资,苦心经营十三年打造成年交易额达30亿的驰名江浙沪的批零市场。2013年,由于实施新的消防标准,“路桥市场”必须进行相应整改和装修,我司通过正常招投标程序,成为该市场的中标单位之一,投入到“路桥市场”装修改造工程中。

在随后的工程进展中,由于该项目承租人叶吕顺被产权人常州中房公司,虚假产权转让合同诱骗,造成装修工程资金链断裂。与此同时,承租人叶吕顺不幸被查出患有癌症,为了让“路桥市场”稳定运营,当地政府要求他将路桥市场委托给本地一家企业—凯美公司经营。

随后,叶吕顺的“路桥公司”由于常州二建建筑公司,虚假“援建协议”被强迫进入司法破产程序,这其中便出现了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怪现象。首先是当事人叶吕顺多次提出自己远未到资不抵债程度,多次提出“破产异议”,因当时“路桥市场”的市值高达3.6亿;其次是破产案申请当事人(常州二建司李然民)从未有法院、破产管理人向他,调查核实,事后又实名向江苏省委巡视组和相关新闻媒体举报“常州路桥市场破产是一场骗局和陷阱”;第三是“路桥市场”资产评估前后二次出现巨大差别;从基中日2016713日,第一次估值1.2亿元。到基中日2018714日,第二次估值骤降为2680.04万元。而债务人路桥公司法人叶吕顺20196月,委托国内知名资产评估机构评估,基中日为2018年1231日,评估值高达3.6亿。第四是作为“路桥破产案”中债务人叶吕顺和主要债权人之一的万鑫公司对本案产生了诸多疑问,并且向破产管理人正式提出索要评估报告及有关债权凭证的书面申请,以了解其真实性、合法性和合理性,对于这一个十分正常合理的要求,破产管理人不但未予及时回应而且拒绝提供相关的凭证记录。而且整个破产案程序也存在诸多严重法律瑕疵。由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民商研究所所长、上海市法学会破产法研究会会长韩长印,华东政法大学比较刑法和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李翔,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兴培出具的《常州市路桥日用品商城有限公司破产案法律咨询意见书》认定:该案存在多项侵权违法行为,进而有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具体见附件一)。

受此破产案的影响,我公司业已完成的装修工程款也没有得到合理合法的补偿。为此,我公司委托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先生,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中国法学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立新先生,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民法研究中心主任高富平先生组成专家组,对本公司在“路桥公司”破产案中的合法权益提供法律帮助。专家组认为我公司作为建筑工程承包人,其工程款属于劳动者费用,虽然它可以基于合同从破产管理人那里分配债权,但是剩余部分仍然可以基于请求支付取得装修改造添附物所有权对价或者基于不当得利请求向房屋所有权人(邦业公司,实为中房公司分立的一个影子公司,等于中房公司)索要剩余工程款(具体见附件二)。

这是“路桥公司破产案”和我公司合法权益因非法破产惨遭重损简要过程。而涉及该案政府及部门相关领导、法院审判人员、破产管理人、资产评估机构、有关企业设局诈骗,存在严重地方保护色彩,诡谲云高,纷繁复杂,有些知法犯法,有些涉嫌贪赃枉法。各地媒体作了大量报道(具体见附件三)。路桥公司叶吕顺、万鑫公司章建标、多次向常州市党政司法诸多部门作了实名举报。

我们的疑问在于:

一、破产申请人、李然民实名向媒体及有关部门举报,破产是陷阱和骗局,要求撤回。为什么常州市有关部门置若罔闻,既不澄清,也不追责?(具体见附件四)。

二、作为民营企业家叶吕顺及本公司法人代表的实名举报,“路桥公司”破产案和“路桥市场”强制委托经营过程中,政府官员一系列非正常行为的举报信,为何石沉大海?

三、国内知名法学家对“路桥公司”破产案出具专家意见书,指出其破产程序不合法,存在着多项侵权违法行为,进而有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我们多次向常州市天宁区法院提起有关涉案的民事诉讼,天宁区法院为何屡次没有开庭审理就予以驳回?

四、路桥市场明明是在“持续经营”,且从未有过一天停业,也没有改变过业态,管理人为什么要拿一份在假设“不持续经营”的情况下,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的虚假评估报告,提交给债权人会议表决呢?法庭审理是为了查清案件的事实,而不是为了达到一个既定的目的。

路桥市场——坐落在常州市中心的官保巷,这里是有着三千年历史,发生在“官保巷”的这一切,“官”们保的是谁的权益?为民营企业提供了怎样的“官保”?

相关诉求:

根据“路桥市场”持续经营实际情况和国内著名法律专家《法律咨询意见书》要求对两评估公司出具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犯罪或过失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犯罪,恳请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习近平总书记曾严肃提出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维护司法公正就是维护党的形象”。民营企业是我国社会主义经济重要组成部分,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应受到法律有效保护。公平公正的法治环境也是民营企业发展壮大的根本保证。在此,恳请各级领导能够高度重视“路桥公司破产案”的一系列违反破产内容、破产程序的违法行为,还其法律尊严,追究违法者责任,从而维护我公司合法权益。

6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9-08-11 10:16
回复内容:

常州“路桥市场”是天宁区政府于2000年通过招商引资,由浙江商人叶吕顺投资,苦心经营十三年打造成年交易额达30亿的驰名江浙沪的批零市场。2013年,由于实施新的消防标准,“路桥市场”必须进行相应整改和装修,我司通过正常招投标程序,成为该市场的中标单位之一,投入到“路桥市场”装修改造工程中。

在随后的工程进展中,由于该项目承租人叶吕顺被产权人常州中房公司,虚假产权转让合同诱骗,造成装修工程资金链断裂。与此同时,承租人叶吕顺不幸被查出患有癌症,为了让“路桥市场”稳定运营,当地政府要求他将路桥市场委托给本地一家企业—凯美公司经营。

随后,叶吕顺的“路桥公司”由于常州二建建筑公司,虚假“援建协议”被强迫进入司法破产程序,这其中便出现了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怪现象。首先是当事人叶吕顺多次提出自己远未到资不抵债程度,多次提出“破产异议”,因当时“路桥市场”的市值高达3.6亿;其次是破产案申请当事人(常州二建司李然民)从未有法院、破产管理人向他,调查核实,事后又实名向江苏省委巡视组和相关新闻媒体举报“常州路桥市场破产是一场骗局和陷阱”;第三是“路桥市场”资产评估前后二次出现巨大差别;从基中日2016713日,第一次估值1.2亿元。到基中日2018714日,第二次估值骤降为2680.04万元。而债务人路桥公司法人叶吕顺20196月,委托国内知名资产评估机构评估,基中日为2018年1231日,评估值高达3.6亿。第四是作为“路桥破产案”中债务人叶吕顺和主要债权人之一的万鑫公司对本案产生了诸多疑问,并且向破产管理人正式提出索要评估报告及有关债权凭证的书面申请,以了解其真实性、合法性和合理性,对于这一个十分正常合理的要求,破产管理人不但未予及时回应而且拒绝提供相关的凭证记录。而且整个破产案程序也存在诸多严重法律瑕疵。由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民商研究所所长、上海市法学会破产法研究会会长韩长印,华东政法大学比较刑法和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李翔,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兴培出具的《常州市路桥日用品商城有限公司破产案法律咨询意见书》认定:该案存在多项侵权违法行为,进而有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具体见附件一)。

受此破产案的影响,我公司业已完成的装修工程款也没有得到合理合法的补偿。为此,我公司委托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先生,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中国法学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立新先生,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民法研究中心主任高富平先生组成专家组,对本公司在“路桥公司”破产案中的合法权益提供法律帮助。专家组认为我公司作为建筑工程承包人,其工程款属于劳动者费用,虽然它可以基于合同从破产管理人那里分配债权,但是剩余部分仍然可以基于请求支付取得装修改造添附物所有权对价或者基于不当得利请求向房屋所有权人(邦业公司,实为中房公司分立的一个影子公司,等于中房公司)索要剩余工程款(具体见附件二)。

这是“路桥公司破产案”和我公司合法权益因非法破产惨遭重损简要过程。而涉及该案政府及部门相关领导、法院审判人员、破产管理人、资产评估机构、有关企业设局诈骗,存在严重地方保护色彩,诡谲云高,纷繁复杂,有些知法犯法,有些涉嫌贪赃枉法。各地媒体作了大量报道(具体见附件三)。路桥公司叶吕顺、万鑫公司章建标、多次向常州市党政司法诸多部门作了实名举报。

我们的疑问在于:

一、破产申请人、李然民实名向媒体及有关部门举报,破产是陷阱和骗局,要求撤回。为什么常州市有关部门置若罔闻,既不澄清,也不追责?(具体见附件四)。

二、作为民营企业家叶吕顺及本公司法人代表的实名举报,“路桥公司”破产案和“路桥市场”强制委托经营过程中,政府官员一系列非正常行为的举报信,为何石沉大海?

三、国内知名法学家对“路桥公司”破产案出具专家意见书,指出其破产程序不合法,存在着多项侵权违法行为,进而有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我们多次向常州市天宁区法院提起有关涉案的民事诉讼,天宁区法院为何屡次没有开庭审理就予以驳回?

四、路桥市场明明是在“持续经营”,且从未有过一天停业,也没有改变过业态,管理人为什么要拿一份在假设“不持续经营”的情况下,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的虚假评估报告,提交给债权人会议表决呢?法庭审理是为了查清案件的事实,而不是为了达到一个既定的目的。

路桥市场——坐落在常州市中心的官保巷,这里是有着三千年历史,发生在“官保巷”的这一切,“官”们保的是谁的权益?为民营企业提供了怎样的“官保”?

相关诉求:

根据“路桥市场”持续经营实际情况和国内著名法律专家《法律咨询意见书》要求对两评估公司出具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犯罪或过失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犯罪,恳请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习近平总书记曾严肃提出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维护司法公正就是维护党的形象”。民营企业是我国社会主义经济重要组成部分,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应受到法律有效保护。公平公正的法治环境也是民营企业发展壮大的根本保证。在此,恳请各级领导能够高度重视“路桥公司破产案”的一系列违反破产内容、破产程序的违法行为,还其法律尊严,追究违法者责任,从而维护我公司合法权益。

7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9-08-11 10:16
回复内容:

常州“路桥市场”是天宁区政府于2000年通过招商引资,由浙江商人叶吕顺投资,苦心经营十三年打造成年交易额达30亿的驰名江浙沪的批零市场。2013年,由于实施新的消防标准,“路桥市场”必须进行相应整改和装修,我司通过正常招投标程序,成为该市场的中标单位之一,投入到“路桥市场”装修改造工程中。

在随后的工程进展中,由于该项目承租人叶吕顺被产权人常州中房公司,虚假产权转让合同诱骗,造成装修工程资金链断裂。与此同时,承租人叶吕顺不幸被查出患有癌症,为了让“路桥市场”稳定运营,当地政府要求他将路桥市场委托给本地一家企业—凯美公司经营。

随后,叶吕顺的“路桥公司”由于常州二建建筑公司,虚假“援建协议”被强迫进入司法破产程序,这其中便出现了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怪现象。首先是当事人叶吕顺多次提出自己远未到资不抵债程度,多次提出“破产异议”,因当时“路桥市场”的市值高达3.6亿;其次是破产案申请当事人(常州二建司李然民)从未有法院、破产管理人向他,调查核实,事后又实名向江苏省委巡视组和相关新闻媒体举报“常州路桥市场破产是一场骗局和陷阱”;第三是“路桥市场”资产评估前后二次出现巨大差别;从基中日2016713日,第一次估值1.2亿元。到基中日2018714日,第二次估值骤降为2680.04万元。而债务人路桥公司法人叶吕顺20196月,委托国内知名资产评估机构评估,基中日为2018年1231日,评估值高达3.6亿。第四是作为“路桥破产案”中债务人叶吕顺和主要债权人之一的万鑫公司对本案产生了诸多疑问,并且向破产管理人正式提出索要评估报告及有关债权凭证的书面申请,以了解其真实性、合法性和合理性,对于这一个十分正常合理的要求,破产管理人不但未予及时回应而且拒绝提供相关的凭证记录。而且整个破产案程序也存在诸多严重法律瑕疵。由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民商研究所所长、上海市法学会破产法研究会会长韩长印,华东政法大学比较刑法和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李翔,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兴培出具的《常州市路桥日用品商城有限公司破产案法律咨询意见书》认定:该案存在多项侵权违法行为,进而有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具体见附件一)。

受此破产案的影响,我公司业已完成的装修工程款也没有得到合理合法的补偿。为此,我公司委托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先生,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中国法学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立新先生,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民法研究中心主任高富平先生组成专家组,对本公司在“路桥公司”破产案中的合法权益提供法律帮助。专家组认为我公司作为建筑工程承包人,其工程款属于劳动者费用,虽然它可以基于合同从破产管理人那里分配债权,但是剩余部分仍然可以基于请求支付取得装修改造添附物所有权对价或者基于不当得利请求向房屋所有权人(邦业公司,实为中房公司分立的一个影子公司,等于中房公司)索要剩余工程款(具体见附件二)。

这是“路桥公司破产案”和我公司合法权益因非法破产惨遭重损简要过程。而涉及该案政府及部门相关领导、法院审判人员、破产管理人、资产评估机构、有关企业设局诈骗,存在严重地方保护色彩,诡谲云高,纷繁复杂,有些知法犯法,有些涉嫌贪赃枉法。各地媒体作了大量报道(具体见附件三)。路桥公司叶吕顺、万鑫公司章建标、多次向常州市党政司法诸多部门作了实名举报。

我们的疑问在于:

一、破产申请人、李然民实名向媒体及有关部门举报,破产是陷阱和骗局,要求撤回。为什么常州市有关部门置若罔闻,既不澄清,也不追责?(具体见附件四)。

二、作为民营企业家叶吕顺及本公司法人代表的实名举报,“路桥公司”破产案和“路桥市场”强制委托经营过程中,政府官员一系列非正常行为的举报信,为何石沉大海?

三、国内知名法学家对“路桥公司”破产案出具专家意见书,指出其破产程序不合法,存在着多项侵权违法行为,进而有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我们多次向常州市天宁区法院提起有关涉案的民事诉讼,天宁区法院为何屡次没有开庭审理就予以驳回?

四、路桥市场明明是在“持续经营”,且从未有过一天停业,也没有改变过业态,管理人为什么要拿一份在假设“不持续经营”的情况下,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的虚假评估报告,提交给债权人会议表决呢?法庭审理是为了查清案件的事实,而不是为了达到一个既定的目的。

路桥市场——坐落在常州市中心的官保巷,这里是有着三千年历史,发生在“官保巷”的这一切,“官”们保的是谁的权益?为民营企业提供了怎样的“官保”?

相关诉求:

根据“路桥市场”持续经营实际情况和国内著名法律专家《法律咨询意见书》要求对两评估公司出具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犯罪或过失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犯罪,恳请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习近平总书记曾严肃提出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维护司法公正就是维护党的形象”。民营企业是我国社会主义经济重要组成部分,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应受到法律有效保护。公平公正的法治环境也是民营企业发展壮大的根本保证。在此,恳请各级领导能够高度重视“路桥公司破产案”的一系列违反破产内容、破产程序的违法行为,还其法律尊严,追究违法者责任,从而维护我公司合法权益。

8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9-08-11 10:16
回复内容:

常州“路桥市场”是天宁区政府于2000年通过招商引资,由浙江商人叶吕顺投资,苦心经营十三年打造成年交易额达30亿的驰名江浙沪的批零市场。2013年,由于实施新的消防标准,“路桥市场”必须进行相应整改和装修,我司通过正常招投标程序,成为该市场的中标单位之一,投入到“路桥市场”装修改造工程中。

在随后的工程进展中,由于该项目承租人叶吕顺被产权人常州中房公司,虚假产权转让合同诱骗,造成装修工程资金链断裂。与此同时,承租人叶吕顺不幸被查出患有癌症,为了让“路桥市场”稳定运营,当地政府要求他将路桥市场委托给本地一家企业—凯美公司经营。

随后,叶吕顺的“路桥公司”由于常州二建建筑公司,虚假“援建协议”被强迫进入司法破产程序,这其中便出现了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怪现象。首先是当事人叶吕顺多次提出自己远未到资不抵债程度,多次提出“破产异议”,因当时“路桥市场”的市值高达3.6亿;其次是破产案申请当事人(常州二建司李然民)从未有法院、破产管理人向他,调查核实,事后又实名向江苏省委巡视组和相关新闻媒体举报“常州路桥市场破产是一场骗局和陷阱”;第三是“路桥市场”资产评估前后二次出现巨大差别;从基中日2016713日,第一次估值1.2亿元。到基中日2018714日,第二次估值骤降为2680.04万元。而债务人路桥公司法人叶吕顺20196月,委托国内知名资产评估机构评估,基中日为2018年1231日,评估值高达3.6亿。第四是作为“路桥破产案”中债务人叶吕顺和主要债权人之一的万鑫公司对本案产生了诸多疑问,并且向破产管理人正式提出索要评估报告及有关债权凭证的书面申请,以了解其真实性、合法性和合理性,对于这一个十分正常合理的要求,破产管理人不但未予及时回应而且拒绝提供相关的凭证记录。而且整个破产案程序也存在诸多严重法律瑕疵。由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民商研究所所长、上海市法学会破产法研究会会长韩长印,华东政法大学比较刑法和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李翔,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兴培出具的《常州市路桥日用品商城有限公司破产案法律咨询意见书》认定:该案存在多项侵权违法行为,进而有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具体见附件一)。

受此破产案的影响,我公司业已完成的装修工程款也没有得到合理合法的补偿。为此,我公司委托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先生,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中国法学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立新先生,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民法研究中心主任高富平先生组成专家组,对本公司在“路桥公司”破产案中的合法权益提供法律帮助。专家组认为我公司作为建筑工程承包人,其工程款属于劳动者费用,虽然它可以基于合同从破产管理人那里分配债权,但是剩余部分仍然可以基于请求支付取得装修改造添附物所有权对价或者基于不当得利请求向房屋所有权人(邦业公司,实为中房公司分立的一个影子公司,等于中房公司)索要剩余工程款(具体见附件二)。

这是“路桥公司破产案”和我公司合法权益因非法破产惨遭重损简要过程。而涉及该案政府及部门相关领导、法院审判人员、破产管理人、资产评估机构、有关企业设局诈骗,存在严重地方保护色彩,诡谲云高,纷繁复杂,有些知法犯法,有些涉嫌贪赃枉法。各地媒体作了大量报道(具体见附件三)。路桥公司叶吕顺、万鑫公司章建标、多次向常州市党政司法诸多部门作了实名举报。

我们的疑问在于:

一、破产申请人、李然民实名向媒体及有关部门举报,破产是陷阱和骗局,要求撤回。为什么常州市有关部门置若罔闻,既不澄清,也不追责?(具体见附件四)。

二、作为民营企业家叶吕顺及本公司法人代表的实名举报,“路桥公司”破产案和“路桥市场”强制委托经营过程中,政府官员一系列非正常行为的举报信,为何石沉大海?

三、国内知名法学家对“路桥公司”破产案出具专家意见书,指出其破产程序不合法,存在着多项侵权违法行为,进而有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我们多次向常州市天宁区法院提起有关涉案的民事诉讼,天宁区法院为何屡次没有开庭审理就予以驳回?

四、路桥市场明明是在“持续经营”,且从未有过一天停业,也没有改变过业态,管理人为什么要拿一份在假设“不持续经营”的情况下,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的虚假评估报告,提交给债权人会议表决呢?法庭审理是为了查清案件的事实,而不是为了达到一个既定的目的。

路桥市场——坐落在常州市中心的官保巷,这里是有着三千年历史,发生在“官保巷”的这一切,“官”们保的是谁的权益?为民营企业提供了怎样的“官保”?

相关诉求:

根据“路桥市场”持续经营实际情况和国内著名法律专家《法律咨询意见书》要求对两评估公司出具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犯罪或过失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犯罪,恳请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习近平总书记曾严肃提出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维护司法公正就是维护党的形象”。民营企业是我国社会主义经济重要组成部分,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应受到法律有效保护。公平公正的法治环境也是民营企业发展壮大的根本保证。在此,恳请各级领导能够高度重视“路桥公司破产案”的一系列违反破产内容、破产程序的违法行为,还其法律尊严,追究违法者责任,从而维护我公司合法权益。

9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9-08-11 10:16
回复内容:

常州“路桥市场”是天宁区政府于2000年通过招商引资,由浙江商人叶吕顺投资,苦心经营十三年打造成年交易额达30亿的驰名江浙沪的批零市场。2013年,由于实施新的消防标准,“路桥市场”必须进行相应整改和装修,我司通过正常招投标程序,成为该市场的中标单位之一,投入到“路桥市场”装修改造工程中。

在随后的工程进展中,由于该项目承租人叶吕顺被产权人常州中房公司,虚假产权转让合同诱骗,造成装修工程资金链断裂。与此同时,承租人叶吕顺不幸被查出患有癌症,为了让“路桥市场”稳定运营,当地政府要求他将路桥市场委托给本地一家企业—凯美公司经营。

随后,叶吕顺的“路桥公司”由于常州二建建筑公司,虚假“援建协议”被强迫进入司法破产程序,这其中便出现了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怪现象。首先是当事人叶吕顺多次提出自己远未到资不抵债程度,多次提出“破产异议”,因当时“路桥市场”的市值高达3.6亿;其次是破产案申请当事人(常州二建司李然民)从未有法院、破产管理人向他,调查核实,事后又实名向江苏省委巡视组和相关新闻媒体举报“常州路桥市场破产是一场骗局和陷阱”;第三是“路桥市场”资产评估前后二次出现巨大差别;从基中日2016713日,第一次估值1.2亿元。到基中日2018714日,第二次估值骤降为2680.04万元。而债务人路桥公司法人叶吕顺20196月,委托国内知名资产评估机构评估,基中日为2018年1231日,评估值高达3.6亿。第四是作为“路桥破产案”中债务人叶吕顺和主要债权人之一的万鑫公司对本案产生了诸多疑问,并且向破产管理人正式提出索要评估报告及有关债权凭证的书面申请,以了解其真实性、合法性和合理性,对于这一个十分正常合理的要求,破产管理人不但未予及时回应而且拒绝提供相关的凭证记录。而且整个破产案程序也存在诸多严重法律瑕疵。由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民商研究所所长、上海市法学会破产法研究会会长韩长印,华东政法大学比较刑法和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李翔,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兴培出具的《常州市路桥日用品商城有限公司破产案法律咨询意见书》认定:该案存在多项侵权违法行为,进而有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具体见附件一)。

受此破产案的影响,我公司业已完成的装修工程款也没有得到合理合法的补偿。为此,我公司委托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先生,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中国法学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立新先生,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民法研究中心主任高富平先生组成专家组,对本公司在“路桥公司”破产案中的合法权益提供法律帮助。专家组认为我公司作为建筑工程承包人,其工程款属于劳动者费用,虽然它可以基于合同从破产管理人那里分配债权,但是剩余部分仍然可以基于请求支付取得装修改造添附物所有权对价或者基于不当得利请求向房屋所有权人(邦业公司,实为中房公司分立的一个影子公司,等于中房公司)索要剩余工程款(具体见附件二)。

这是“路桥公司破产案”和我公司合法权益因非法破产惨遭重损简要过程。而涉及该案政府及部门相关领导、法院审判人员、破产管理人、资产评估机构、有关企业设局诈骗,存在严重地方保护色彩,诡谲云高,纷繁复杂,有些知法犯法,有些涉嫌贪赃枉法。各地媒体作了大量报道(具体见附件三)。路桥公司叶吕顺、万鑫公司章建标、多次向常州市党政司法诸多部门作了实名举报。

我们的疑问在于:

一、破产申请人、李然民实名向媒体及有关部门举报,破产是陷阱和骗局,要求撤回。为什么常州市有关部门置若罔闻,既不澄清,也不追责?(具体见附件四)。

二、作为民营企业家叶吕顺及本公司法人代表的实名举报,“路桥公司”破产案和“路桥市场”强制委托经营过程中,政府官员一系列非正常行为的举报信,为何石沉大海?

三、国内知名法学家对“路桥公司”破产案出具专家意见书,指出其破产程序不合法,存在着多项侵权违法行为,进而有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我们多次向常州市天宁区法院提起有关涉案的民事诉讼,天宁区法院为何屡次没有开庭审理就予以驳回?

四、路桥市场明明是在“持续经营”,且从未有过一天停业,也没有改变过业态,管理人为什么要拿一份在假设“不持续经营”的情况下,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的虚假评估报告,提交给债权人会议表决呢?法庭审理是为了查清案件的事实,而不是为了达到一个既定的目的。

路桥市场——坐落在常州市中心的官保巷,这里是有着三千年历史,发生在“官保巷”的这一切,“官”们保的是谁的权益?为民营企业提供了怎样的“官保”?

相关诉求:

根据“路桥市场”持续经营实际情况和国内著名法律专家《法律咨询意见书》要求对两评估公司出具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犯罪或过失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犯罪,恳请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习近平总书记曾严肃提出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维护司法公正就是维护党的形象”。民营企业是我国社会主义经济重要组成部分,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应受到法律有效保护。公平公正的法治环境也是民营企业发展壮大的根本保证。在此,恳请各级领导能够高度重视“路桥公司破产案”的一系列违反破产内容、破产程序的违法行为,还其法律尊严,追究违法者责任,从而维护我公司合法权益。

10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9-08-11 10:16
回复内容:

常州“路桥市场”是天宁区政府于2000年通过招商引资,由浙江商人叶吕顺投资,苦心经营十三年打造成年交易额达30亿的驰名江浙沪的批零市场。2013年,由于实施新的消防标准,“路桥市场”必须进行相应整改和装修,我司通过正常招投标程序,成为该市场的中标单位之一,投入到“路桥市场”装修改造工程中。

在随后的工程进展中,由于该项目承租人叶吕顺被产权人常州中房公司,虚假产权转让合同诱骗,造成装修工程资金链断裂。与此同时,承租人叶吕顺不幸被查出患有癌症,为了让“路桥市场”稳定运营,当地政府要求他将路桥市场委托给本地一家企业—凯美公司经营。

随后,叶吕顺的“路桥公司”由于常州二建建筑公司,虚假“援建协议”被强迫进入司法破产程序,这其中便出现了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怪现象。首先是当事人叶吕顺多次提出自己远未到资不抵债程度,多次提出“破产异议”,因当时“路桥市场”的市值高达3.6亿;其次是破产案申请当事人(常州二建司李然民)从未有法院、破产管理人向他,调查核实,事后又实名向江苏省委巡视组和相关新闻媒体举报“常州路桥市场破产是一场骗局和陷阱”;第三是“路桥市场”资产评估前后二次出现巨大差别;从基中日2016713日,第一次估值1.2亿元。到基中日2018714日,第二次估值骤降为2680.04万元。而债务人路桥公司法人叶吕顺20196月,委托国内知名资产评估机构评估,基中日为2018年1231日,评估值高达3.6亿。第四是作为“路桥破产案”中债务人叶吕顺和主要债权人之一的万鑫公司对本案产生了诸多疑问,并且向破产管理人正式提出索要评估报告及有关债权凭证的书面申请,以了解其真实性、合法性和合理性,对于这一个十分正常合理的要求,破产管理人不但未予及时回应而且拒绝提供相关的凭证记录。而且整个破产案程序也存在诸多严重法律瑕疵。由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民商研究所所长、上海市法学会破产法研究会会长韩长印,华东政法大学比较刑法和国际刑法研究所所长李翔,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兴培出具的《常州市路桥日用品商城有限公司破产案法律咨询意见书》认定:该案存在多项侵权违法行为,进而有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具体见附件一)。

受此破产案的影响,我公司业已完成的装修工程款也没有得到合理合法的补偿。为此,我公司委托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先生,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中国法学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立新先生,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民法研究中心主任高富平先生组成专家组,对本公司在“路桥公司”破产案中的合法权益提供法律帮助。专家组认为我公司作为建筑工程承包人,其工程款属于劳动者费用,虽然它可以基于合同从破产管理人那里分配债权,但是剩余部分仍然可以基于请求支付取得装修改造添附物所有权对价或者基于不当得利请求向房屋所有权人(邦业公司,实为中房公司分立的一个影子公司,等于中房公司)索要剩余工程款(具体见附件二)。

这是“路桥公司破产案”和我公司合法权益因非法破产惨遭重损简要过程。而涉及该案政府及部门相关领导、法院审判人员、破产管理人、资产评估机构、有关企业设局诈骗,存在严重地方保护色彩,诡谲云高,纷繁复杂,有些知法犯法,有些涉嫌贪赃枉法。各地媒体作了大量报道(具体见附件三)。路桥公司叶吕顺、万鑫公司章建标、多次向常州市党政司法诸多部门作了实名举报。

我们的疑问在于:

一、破产申请人、李然民实名向媒体及有关部门举报,破产是陷阱和骗局,要求撤回。为什么常州市有关部门置若罔闻,既不澄清,也不追责?(具体见附件四)。

二、作为民营企业家叶吕顺及本公司法人代表的实名举报,“路桥公司”破产案和“路桥市场”强制委托经营过程中,政府官员一系列非正常行为的举报信,为何石沉大海?

三、国内知名法学家对“路桥公司”破产案出具专家意见书,指出其破产程序不合法,存在着多项侵权违法行为,进而有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我们多次向常州市天宁区法院提起有关涉案的民事诉讼,天宁区法院为何屡次没有开庭审理就予以驳回?

四、路桥市场明明是在“持续经营”,且从未有过一天停业,也没有改变过业态,管理人为什么要拿一份在假设“不持续经营”的情况下,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的虚假评估报告,提交给债权人会议表决呢?法庭审理是为了查清案件的事实,而不是为了达到一个既定的目的。

路桥市场——坐落在常州市中心的官保巷,这里是有着三千年历史,发生在“官保巷”的这一切,“官”们保的是谁的权益?为民营企业提供了怎样的“官保”?

相关诉求:

根据“路桥市场”持续经营实际情况和国内著名法律专家《法律咨询意见书》要求对两评估公司出具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犯罪或过失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犯罪,恳请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习近平总书记曾严肃提出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维护司法公正就是维护党的形象”。民营企业是我国社会主义经济重要组成部分,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应受到法律有效保护。公平公正的法治环境也是民营企业发展壮大的根本保证。在此,恳请各级领导能够高度重视“路桥公司破产案”的一系列违反破产内容、破产程序的违法行为,还其法律尊严,追究违法者责任,从而维护我公司合法权益。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