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  注册

我要发布+

杨淑芬法官让原告对信服的民事调解书申请再审

作者:ycbl正义  发布时间:2019-08-29 10:57  区域:盐城亭湖
投诉报料:


  质疑杨淑芬法官让原告对信服的民事调解书申请再审

——“本案余无瓜葛”本身不能推论本案外余无瓜葛

 
  2017年7月,盐城九鼎策划传播有限公司将2017年3月5日起一起联营销售申鑫名城房地产的上海朗驰房地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盐城耀祥贸易有限公司告至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法院,要求分配合作期间的佣金。案号(2017)苏0902民初4113号。2018年4月20日,亭湖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三方在2017年3月5日至2017年10月1日(合作期)销售的房屋(销售以定金交付时间为准)已领取的佣金分别为九鼎公司229670元(对应7套)、耀祥公司516440元(对应19套)、朗驰公司2312810元(对应75套),累计已领取的联合销售佣金收入为3058920元。一审判决两被告累计支付九鼎公司3058920×20%-229670=382114元。其中朗驰公司给付324760元,耀祥公司给付57354元。
  耀祥公司不服,认为该判决违背了合作协议佣金按2:2:6分配的约定,它不应对九鼎公司支付57354元。朗驰公司对认定合作协议终止于2017年10月1日不服,也向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案号(2018)苏09民终3631号,案件由审判员胥霞承办。2018年8月15日下午三时该案开庭审理,同年10月19日,在胥霞主持下,通知三方到庭达成调解协议(稳健公司未到庭,系事后补签协议)。协议约定朗驰公司分别给付九鼎公司18万元,耀祥公司7万元,“履行完毕后,本案余无瓜葛”。
  民终3631号案件结束不久,耀祥公司发现朗驰公司在(2018)苏09民终3631号案件办结前,隐瞒合作期内销售房屋120余套,隐瞒应当与耀祥公司、九鼎公司按比例分配的佣金收入700余万元。2019年4月26日,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法院受理了耀祥公司对被告朗驰公司、稳健公司(列九鼎公司为第三人)的起诉,提出朗驰公司按20%比例对耀祥公司给付140余万元及其他诉讼请求。此案先由杨淑芬独任审理,后转为普通程序,杨淑芬为审判长。案号(2019)苏0902民初3261号。2019年8月26日上午,合议庭第一次开庭审理。
  杨淑芬审判长提出:“经过盐城中院审理后于2018年10月19日主持四方达成了调解协议,该调解的最终结果为:上海朗驰公司支付九鼎公司款项18万元,支付耀祥公司7万元,此款履行完毕后双方余无纠葛。根据该情况本承办人与该案件承办法官胥霞联系并沟通,其称在该案件审理过程中,原上诉人耀祥公司没有要求支付款项的请求,但因为几方在合作过程中账目有交叉,为了便于矛盾的解决便与三方进行协调,将所有的账目统一进行测算并进行协调,最终按照合作的账目进行了分配。该账目分配后就不存在其他账目再行分配的情况,故在耀祥公司上述过程中没有提出请求支付款项的情形下最终在调解时也要求被告朗驰公司向其支付相关的款项。该款项三方结算后便没有其他的账目所结,因此,也就出现了在上诉人耀祥公司上诉时并无要求支付款项的请求之时,调解书上仍然出现调解由朗驰向其支付款项的意见。对此原告陈述一下意见。(照抄笔录原文)”
  15670470992329181_550_550.jpg
  原告耀祥公司答复:“胥霞的意见(拟制为胥霞原话,且存在履行完毕则耀祥公司无论在101套房屋之外隐匿了多少套房屋的销售,或隐瞒了多少联营期间的佣金收入的情况下,均不得就佣金问题,另行起诉的真实意思)与事实不符。‘本案余无瓜葛’是指4113号案件对九鼎7套,耀祥19套、朗驰231万余元(对应75套)的佣金进行分配,在该范围内分配完毕。在4113号案件中耀祥公司并非原告,在上诉时不能提出给付佣金的请求,是基本常识,是(耀祥、朗驰)双方提起上诉,如果九鼎、朗驰单独达成协议,而耀祥不参与,则该案仍不能调解结案,达成调解协议最终朗驰给付耀祥公司7万元,是法庭主持调解结案造成的结果,并非耀祥主动提出,在4113案件上诉期间(指二审结案前),原告并不掌握一审中稳健提交的朗驰佣金一览表缺乏真实性及与真实的销售情况有悬殊的证据,也未掌握13期佣金一览表(指《朗驰销售机构佣金结算表》,故胥霞认为全部债权全部结清,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原告与另两方达成调解协议只是基于当时案件的审理情况及掌握的信息。”
  第三人九鼎公司提出:我方不认可胥霞对本案调解事项的相关解释,该调解书中本案两字是我方代理人要求加上去的,必须在该案范围内进行调解,不超过该案的范围,为何加本案二字,是因为本案在一审时合作各方代理销售稳健公司的房产,但在本案一审判决时还有部分佣金并未产生,有些购房的贷款均未到稳健公司的账户,该部分的佣金没有结算,一审法官(何海军)专门与稳健公司进行确认,形成了当时已经具备领取佣金的房屋销售的一览表,一审判决就是根据一览表测算出来的,我们当时应当得到38万多元,我们的调解是在此范围内进行的调解,否则不调解,因此不存在被告朗驰公司所称的是其不想调解或法官做工作调解之说,各方当时法官均在做调解工作。(本段内容摘自8月26日庭审笔录第7页)
  原告耀祥公司当庭指出:“在2018年3月15日调查对账笔录第二页,何法官明确本案的审理范围指已经领取并查明的佣金,对于没有领取的佣金本案不计算在内,明确了本案的范围仅包括一审查明的内容(即3058920元佣金总额分配),而朗驰公司、耀祥公司上诉也是针对已经查明的合作期间已领取佣金套数及对应的70%佣金额的裁判不服而提起的上诉,故认为调解是包括尚未领取的佣金,及本案原告及第三人在当时根本不知道朗驰公司实际隐瞒多少佣金的情况,是不对的。何法官(独任制)已明确权利人可另行主张不在本案计算范围内的佣金(且得到三方确认)。”
  15670471288726741_550_550.jpg
  调解协调过程,胥霞未安排制作调解笔录.调解协商究竟是在什么框架下进行的呢?耀祥公司在2018年8月15日提交胥霞的代理词(二审卷宗58-60页)中陈述:“三方已领取的佣金总和是3058920元,三方已领佣金分别占总和的7.51%、16.88%和75.61%。朗驰公司溢出60%的价款……477458元,应当分配给甲乙两方,甲方(九鼎公司)……缺口611784-229670=382114元,……故应判决朗驰公司给付九鼎公司382114元,耀祥公司不对九鼎公司承担给付责任。……乙方(耀祥公司)对佣金未达到总和的20%比例的差额95344元,可以另案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朗驰投资公司偿还。”不难看出,耀祥公司在胥霞具体审理的案子中一直明确佣金的全部总额是3058920元,而法庭就是针对它主张的95344元进行调解的。
  2018年10月19日,胥霞法官召集三方组织调解。九鼎公司提出:305.9万元佣金所对应的房屋,如果让步不计入6月18日至10月1日间交付定金的房号,据此计算各方应得额及缺口额,九鼎应再得214374元,耀祥应再得102232元,朗驰公司应支付应付两者的总额316606元。如果朗驰公司同意给付21万余元,我方同意了结305万元,大约100套房屋的已领佣金分配的纠纷。九鼎公司为佐证其陈述,向胥霞提交了从合作开始的3月5日计至6月18日的各方应得应支多少的明细表(详见二审卷宗第47页)。这表明,当时调解是立足于101套房屋的已领佣金(3058920元)为框架、为范围、为起点,一步步追求让步、折中办法。九鼎公司同意以18万元了结已查明的已领佣金的分配纠纷。
  根据九鼎公司提交的计算表,计到6月18日,朗驰应分配耀祥公司佣金102232元,比计算至2017年10月1日计得的95334元,多了约7000元。胥霞在审判席上,抬头对耀祥公司法定代表人说,就这305万元的分配,实际就是给多少钱能够接受的问题。对于你们的95344万元,能不能少些,如果三方最终达成一致意见,这个305万元账目的分配纠纷就案结事了,你耀祥公司也省了案外花时间、花精力再行主张9.5万元。你看如何?”万某说:“我们自愿在9.5万的基础上下浮2万,如果朗驰公司给付7.5万元,那么本案涉及的305万元已领佣金纠纷全部解决。”后万某又同意从7.5万元下调到7万元。
  协议上的条款打印开始是履行完毕后,余无瓜葛。经九鼎公司代理人要求才加上的,确实是这样的事实。他当时向胥霞明确提出,该调解是在该案已查明佣金总额范围内进行调解,不能超出该案的范围。当时胥霞是同意的,同意了才叫书记员加上去的。因为九鼎公司先提出了,所以耀祥公司才没有再提。
  耀祥公司认为:胥霞的意见是否为胥霞表达存疑,如果为胥霞表达,不排除杨淑芬将个人理解强加给胥霞。单从文字上理解,可以得出与与杨淑芬相反的理解:1、胥霞所称的“将所有账目统一进行测算”的表述本身,就表明该所有的账目在达成调解给付金额一致意见前已量化,已测算出佣金数据的账目;她所看到的九鼎公司提交的计到2017年6月18日的计算表,佣金总额2220235元正是3058920元对应的101套房屋在销售至2017年6月18日时的佣金总额统计数据。2、胥霞意见中“该款项三方结算后便没有其他的账目所结”,此句应理解为该款项三方结算后在305万元佣金分配的范围内,便没有其他的账目所结。那么,耀祥公司在3631号案件外便不得再行就305万元的佣金分配向朗驰公司主张95334元给付,是得当的。
  换一种角度,如果胥霞传达该公开意见给杨淑芬的同时,获知了耀祥公司在(2019)苏0902民初3261号案件中的佣金请求与305万元佣金无交叉,并口授杨法官关于耀祥公司在3261号案件中的佣金权利,已在胥霞审理的(2018)苏09民终3631号案件中全部处分,那么,杨淑芬当庭转达的胥霞的意见,本质上属于上级法院的法官以下达个人指导意见的形式干扰下级法院办理民事案件。
  耀祥公司在4113号案件中不是原告,没有对朗驰提出经济诉求。胥霞在二审调解阶段希望万某认同合作终止时间由2017年10月1日提前到2017年6月7日,消除合作期间的争议。耀祥公司不同意后。法庭才出现将耀祥公司本应在案外另行诉讼的95334元,在本案中一并调解处理,并向耀祥公司公司甩出“橄榄枝”。经过调解,朗驰公司在101套房屋已领佣金305万元范围内,在合作期计为2017年10月1日的情形下,本应支出累计47.7万元,实际只支付25万元。
  亭湖区人民法院杨淑芬法官提示耀祥公司主张佣金的正确途径,是申请撤销(2018)苏09民终3631号民事调解书。申请撤销的前提之一是申请人认为民事调解书有错误或者重大误解。事实上,耀祥公司及九鼎公司均认为该民事调解书处理的范围,就是101套房屋已领佣金的分配纠纷。胥霞若是认为耀祥公司在她审理的案件中得到金钱,于是解决305万元的已领佣金分配纠纷的同时,也一并消灭了101套房屋内外未领佣金或隐匿佣金的分配纠纷,没有证据支持。本案余无瓜葛,推论不出“本案外余无瓜葛”的结论;也推论不出“不论案内案外,双方余无瓜葛”的结论。耀祥公司及九鼎公司不认为3631号调解协议或者民事调解书有误,你杨淑芬却让耀祥公司将不认为有误的调解书通过再审程序撤销,真的太为难原告了。

  


呼声反馈 单位反馈
网友你好,该案正在审理之中,请按相关法律规定主张权利。

反馈单位: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法院
反馈时间:2019年09月02日

反馈提醒:
1、机构可申请账号,自行添加回复(点此认证);
2、如需网站添加,回复单位可下载联系人认证附件,填写完毕并加盖公章传真至025-85582899,回复内容发送至邮箱voice@jspeople.com即可;
3、如有其他疑问,可拨打025-85582812咨询(该号码不受理投诉、留言)。
1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19-09-02 18:55
回复内容: 该调解的最终结果为:上海朗驰公司支付九鼎公司款项18万元,支付耀祥公司7万元,此款履行完毕后双方余无纠葛。——这句话是杨淑芬的解释,但这句话是有问题的,参与签订协议的是四方,因此履行后却说双方余无纠葛,应当要求杨淑芬说明中哪两方余无纠葛。该案中九鼎主张履行完毕后,与耀祥公司在305万元的佣金范围内余无纠葛。但杨淑芬岂能说,九鼎公司说的不算,该约定是讲与耀祥公司在305万元的佣金范围之外余无纠葛?杨淑芬实际是偷换了概念。将四方替换成双方,然后再曲解胥霞的意见为自所有。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