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江苏频道首页- 江苏要闻- 评论- 舆情- 民声- 时政- 民生- 社会- 经济- 房产- 教育- 健康- 文化- 图片
留言首页 | 江苏党政领导 | 最新发布 | 领导回复 | 追踪报道 | 留言精选 | 排行榜 党政领导

江苏各地留言版

当前位置: 人民网江苏频道 - 给领导留言 - 盐城 亭湖区 - 关于盐城亭湖区环保科技城拆迁坠亡事故的反映
关于盐城亭湖区环保科技城5.1拆迁坠亡事故的反映    发表时间:2020-05-20 19:37
jiangdb给领导留言:
生命已经付出 安全何时重视
关于“亭湖区环保科技城5.1拆迁坠亡安全事故”
公平公正妥善处理的诉求
尊敬的领导
我是2020年5月1日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环保科技城绍林村拆迁交房坠亡安全事故逝者亲属,向你们反映以下问题:
1.事故发生时正是拆迁搬家交房之日,园区、拆迁办、街道、村组为何无人在现场安全指导?层级安全责任有无落实的?现场有无封闭?只要重视防范此类事故完全可以避免!
2.拆迁搬家前拆迁办有没有进行安全教育及安全防范?房屋征收后产权转归政府,政府怎么管理的?有无采取什么安全防范措施?层级安全责任怎么落实的?为何安全防范不到位、家主叫人拆房拆了半天管理部门竟然无人发现?
3.事故发生后有没有启动什么应急预案?为何事后现场快速被毁?现场究竟什么样?相关安全责任结果何时出来?
4.事故发生后5月2日我们拨打亭湖政府假日总值班电话88323150反映后,为何一直无回复?向园区街道反映也无进展?政府为何对伤亡事故很漠视?
5.事发当日深夜逝者还在抢救室,深夜3点就通知家属谈善后,且在商谈过程中未告知家属、未经逝者家属同意,就将逝者运往殡仪馆。并且明确告知达不成协议,不可能见到逝者,遗体更不可能运回家。在深夜极度悲痛、不答应条件见不到逝者的胁迫下,家属只好无奈草草签承诺书。
6.最让人不能理解、奇怪的事,事故发生后,我们作为逝者家属未见事发当地领导关心问候,未见任何和解诚意,为何反而叫家属先签承诺书给当地委派的律师,方可见到逝者遗体?未见责任方表诚意,却让受害者签承诺,此等怪事,天下少见!
7.第二天在我们多次催促下,说是给个一式三份和解协议、第二天晚8点才给我们一个无责任方签名的复印件。你们说怪不怪?
8.安全事故逝者善后赔偿金、丧葬费、抚恤金等常规至少一百多万,为何只答应30万?赔偿标准究竟是多少?为何逝者的命这么贱?为何这么少?
9.事发十多天了,仍无人主动联系处理善后。安全伤亡事故发生后政府的调解处理部门究竟有哪些?是哪些部门负责调解处理?调解处理依据及尺度是哪些?为何动不动就往法院推,什么事都往法院推要这么多政府部门干嘛?盐城安全事故教训那么大了,为何事发地亭湖相关部门还这么不重视?何时才能重视?
10.安全事故发生后应往哪些部门上报?有没有上报?上报时限是多长?安全责任认定怎么认定?时限多长?责任人怎么追究?当地政府、监管部门应担什么责任?此事故相关涉事责任方是否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应由哪些部门追究、何时追究?(2018年6月29日中国法院网早有拆迁安全防范不到位、过失致人死亡司法判例)
事故发生后环保园区、街道办都说他们没责任,不归他们管;安监说不归他们管;住建说也不归他们管;政府公示的督导电话也说不归他们管;相关部门都说他们只负责登记,不负责具体业务。此类事故查处及安全防范究竟该谁管?盐城书记市长为安全还背着处分,可安全伤亡事故发生后当地相关部门为何仍然这么漠视、无动于衷?教训还要多大才能重视?
人祸不除事故不止!事故发生后相关部门不应冷漠,不应以个人事故推脱!不是急于撇清责任、惯于推向法院、浪费司法资源,而应妥善处理善后、尽力抚恤家属、抚平心灵创伤。强力呼吁政府部门对此事快速、妥善、公平、公正处理!让逝者早日安息、让家庭早日安宁!盼复!!
诉求人:蒋先生 手机:18964466586
2020年5月16日
附:
留言反馈单位反馈
关于2020年5月20日署名为蒋先生在网络上发布的“关于亭湖区环保科城拆迁坠亡安全事故的问题”答复 2020年5月1日,盐城市环保科技城绍林村并没有组织拆除原属于村民吉万国、陈秀凤夫妇所有的坐落在盐城市环保科技城绍林村境内的房屋。事实上是2020年4月盐城市环保科技城绍林村为了土地整合和新农村建设,与本村村民吉万国、陈秀凤夫妇于签订了一份民事合意搬迁合同,民事合意搬迁合同签订后,吉万国、陈秀凤只将所涉该房屋的毎一把锁的其中一把钥匙交给了绍林村的相关领导,但吉万国、陈秀凤夫妇并没有实际腾空迁让出该房屋。 2020年4月30日,陈秀凤与李建国联系(经亭湖区公安局调查可知,李建国、李建华是弟兄,死者蒋丹祥与李建国、李建华是邻里关系,平时三人均以收废品谋生;三人平时遇到收废品量比较大时,三人经常成立利益共同体,同劳动,同受益,三人中没有任何人抽头渔利)言称其房屋上的彩钢瓦、嵌泡沫夹心板欲出买,2020年5月1日,李建国、李建华、蒋丹祥三人一起到吉万国、陈秀凤夫妇所有的房子处与陈秀凤谈好买卖价格为250元后,陈秀凤就离开了。 李建国、李建华、蒋丹祥三人在拆除彩钢瓦、嵌泡沫夹心板过程中未釆取安全防范措施,未尽到安全防范义务,导致李建国、李建华、蒋丹祥三人高处坠落,并致蒋丹祥重伤,后经亭湖区人民医院抢救无效于2020年5月2日三时许死亡,李建国、李建华二人局部受伤,由此可知此次事件不属于拆迁坠亡安全生产事故,对造成的损失应当按照陈秀凤、李建国、李建华、以及死者蒋丹祥各自过错责任大小承担损失赔偿。 事件发生后,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政府对此高度重视,由常务副区长顾硕牵头,于2020年5月1日下午,召集了区内安监、公安、法院、信访、人社、环保科技城、宝瓶湖街道等各部门主要负责同志参与会办和处理,各位领导通宵达旦直到2020年5月2日上午,在事件处理小组分别与死者蒋丹祥直系亲属和吉万国、陈秀凤夫妇分头调解,并分别作出赔偿承诺,且赔偿数额基本一致后,各级领导方才离开事件处理现场。 2020年5月20日署名为蒋先生在网络上发布的“关于亭湖区环保科城拆迁坠亡安全事故的问题”的内容严重失实,对此,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政府对此也高度重视,由常务副区长顾硕牵头,于2020年5月23日下午,召集了区内公安、法院、信访宝瓶湖街道等部门主要负责同志、包括死者蒋丹祥的弟弟蒋丹中(在市发改委工作),死者蒋丹祥的表哥凌兆勇同志参与会办和处理,会议要求蒋丹中撤销所发不实之帖,并告知蒋丹中依法处理,蒋丹中当场表示同意。 特此回复! 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政府宝瓶湖街道办事处 2020年6月5日

反馈单位: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政府宝瓶湖街道办事处

反馈时间:2020年06月09日

满意    不满意

反馈提醒:
1、机构可申请账号,自行添加回复(点此认证);
2、如需网站添加,回复单位可下载联系人认证附件,填写完毕并加盖公章传真至025-85582899,回复内容发送至邮箱voice@jspeople.com即可;
3、如有其他疑问,可拨打025-85582812咨询(该号码不受理投诉、留言)。
2楼 呼呼良知说: 对宝瓶湖街道答复的回应
1.“民事合意搬迁合同”能掩盖房屋被征收的事实吗?宗旨不还是街道、村不想承担责任吗?
2. 交房就是交房了,原房主只要交一把钥匙就是交房,钥匙少交你们怎监管的?己交房该房产权即为集体所有,事实不容强辩!交房时及交房后你街道、村是如何监管的?
3. 回复所说“利益共同体”“买卖(其实是必须先拆除)”、非安全事故、无监管义务,并不应该是街道单方轻易强词而认定?死者蒋丹祥以收废品谋生属实,但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成立和形成利益共同体,其只是以个体的形式在外收废品,陈秀凤家房屋的彩钢瓦的回收是由李建国个人去洽谈,死者在接到李建国请求帮忙的邀请后去现场协助拆除事宜,未有任何商议收取任何费用,纯属帮工!李建国与陈秀凤谈好的价格也只有250元,回复中声称所谓“调查”涉案赔偿义务人所谓“量比较大时,三人经常成立利益共同体,同劳动,通受益,三人中没有任何人抽头渔利”的说法只是相关义务责任人推卸责任的托词。所谓“调查”是发生在本案事发以后,是几名涉案被告共同在案发后协商串供一致后形成的,这样的调查结果不仅会帮助上述自然人涉案主体掩饰推卸应承担的法律责任,更会致使相关涉案单位脱逃应付之责。

4.回复意思不就是交房及拆迁房现场收废品的安全就应该没人管、就不应该政府管吗?底层民众安全就应该没人管吗?与中央的本意符合吗?
5.回复所说“分别作出赔偿承诺,且赔偿数额基本一致后”,事实不就是扣押死者遗体至殡仪馆,胁迫死者家属签不公平承诺书给不知何人所派的律师,官员好交差,不签不让家属领回遗体吗?处理事情有政府处理一半再留一半给受害者家属处理的吗?所谓承诺只不过是公权力施压、胁迫,对方律师欺诈、诱导而形成的,明显有失公平的并非真实意愿的不合理的表达!另既然像你们所表述的已经达成一致,又为何在5月18日下午和5月23日下午分别由园区及常务区长牵头一而再、再二三的协商会办处理呢?
6.至于说5月2日凌晨那么多大领导通宵达旦现场处理,死者家属只见到派出所领导、丁律师及村里1人,至今未见过房主,当晚也确实未见到那么多大领导,也许在远程遥控指挥吧?只能说明他们事先已形成利己损人的统一口径,后不顾去世者家属的感受,不断误导家属接受他们事先设置的结果而已!
7.至于街道说人民网帖死者亲属所反映的严重失实,事实就是真实情况的表达。并不是“街道说的严重失实”。只不过街道回复所说5月23日官员动用那么多部门施压要求删帖倒也是百分百的事实。
8.街道办披露参与协调的死者弟单位是何居心?难道还想再动用公权力施压?而且死者弟在现场说尽量协调删帖,是在顾区长等领导说必须先删帖,并承诺删后可以协助尽快垫付处理善后、奢望政府妥善善后的情况下说出的。
9.所说叫依法处理不就还是交由法院处理,政府不应管、管不了。你不管我也不奢望了,但不能说严重失实呀! 群众眼睛是亮的,事实就是事实,公道自在人心!事实胜于雄辩,他们只不过是竭尽所能,撇清园区及自己的责任!
10.更何况人民网是网络信访一部分,我们坚信人民网为人民!人民网的帖不是发帖人说删就删的,发布及删帖是有流程的?人民网自会定夺,官员不应一味动用公权力施压删帖。 综观宝瓶湖街道的回复,没有一点仁慈关爱的言词,通篇都是指责和不满,避重就轻,一点责任担当都没有,好像你们是受害者。你们应该叩心自问,自5月1日受害者去世一个多月来,你们都做了一些什么,死者家属从你们作为事发地政府的领导得到了什么?哪怕是一句安慰的话语都没有,你们的良心何安?这样会让人民信服、百姓幸福吗?

发表时间:2020-06-13 08:39 跟帖 返回顶部

3楼 呼呼良知说: 对宝瓶湖街道答复的亲属观点
1.“民事合意搬迁合同”能掩盖房屋被征收的事实吗?宗旨不还是街道、村不想承担责任吗?
2. 交房就是交房了,原房主只要交一把钥匙就是交房,钥匙少交你们怎监管的?己交房该房产权即为集体所有,事实不容强辩!交房时及交房后你街道、村是如何监管的?
3. 回复所说“利益共同体”“买卖(其实是必须先拆除)”、非安全事故、无监管义务,并不应该是街道单方轻易强词而认定?死者蒋丹祥以收废品谋生属实,但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成立和形成利益共同体,其只是以个体的形式在外收废品,陈秀凤家房屋的彩钢瓦的回收是由李建国个人去洽谈,死者在接到李建国请求帮忙的邀请后去现场协助拆除事宜,未有任何商议收取任何费用,纯属帮工!李建国与陈秀凤谈好的价格也只有250元,回复中声称所谓“调查”涉案赔偿义务人所谓“量比较大时,三人经常成立利益共同体,同劳动,通受益,三人中没有任何人抽头渔利”的说法只是相关义务责任人推卸责任的托词。所谓“调查”是发生在本案事发以后,是几名涉案被告共同在案发后协商串供一致后形成的,这样的调查结果不仅会帮助上述自然人涉案主体掩饰推卸应承担的法律责任,更会致使相关涉案单位脱逃应付之责。

4.回复意思不就是交房及拆迁房现场收废品的安全就应该没人管、就不应该政府管吗?底层民众安全就应该没人管吗?与中央的本意符合吗?
5.回复所说“分别作出赔偿承诺,且赔偿数额基本一致后”,事实不就是扣押死者遗体至殡仪馆,胁迫死者家属签不公平承诺书给不知何人所派的律师,官员好交差,不签不让家属领回遗体吗?处理事情有政府处理一半再留一半给受害者家属处理的吗?所谓承诺只不过是公权力施压、胁迫,对方律师欺诈、诱导而形成的,明显有失公平的并非真实意愿的不合理的表达!另既然像你们所表述的已经达成一致,又为何在5月18日下午和5月23日下午分别由园区及常务区长牵头一而再、再二三的协商会办处理呢?
6.至于说5月2日凌晨那么多大领导通宵达旦现场处理,死者家属只见到派出所领导、丁律师及村里1人,至今未见过房主,当晚也确实未见到那么多大领导,也许在远程遥控指挥吧?只能说明他们事先已形成利己损人的统一口径,后不顾去世者家属的感受,不断误导家属接受他们事先设置的结果而已!
7.至于街道说人民网帖死者亲属所反映的严重失实,事实就是真实情况的表达。并不是“街道说的严重失实”。只不过街道回复所说5月23日官员动用那么多部门施压要求删帖倒也是百分百的事实。
8.街道办披露参与协调的死者弟单位是何居心?难道还想再动用公权力施压?而且死者弟在现场说尽量协调删帖,是在顾区长等领导说必须先删帖,并承诺删后可以协助尽快垫付处理善后、奢望政府妥善善后的情况下说出的。
9.所说叫依法处理不就还是交由法院处理,政府不应管、管不了。你不管我也不奢望了,但不能说严重失实呀! 群众眼睛是亮的,事实就是事实,公道自在人心!事实胜于雄辩,他们只不过是竭尽所能,撇清园区及自己的责任!
10.更何况人民网是网络信访一部分,我们坚信人民网为人民!人民网的帖不是发帖人说删就删的,发布及删帖是有流程的?人民网自会定夺,官员不应一味动用公权力施压删帖。 综观宝瓶湖街道的回复,没有一点仁慈关爱的言词,通篇都是指责和不满,避重就轻,一点责任担当都没有,好像你们是受害者。你们应该叩心自问,自5月1日受害者去世一个多月来,你们都做了一些什么,死者家属从你们作为事发地政府的领导得到了什么?哪怕是一句安慰的话语都没有,你们的良心何安?这样会让人民信服、百姓幸福吗?

发表时间:2020-06-13 08:42 跟帖 返回顶部

4楼 呼呼良知说: 对宝瓶湖街道答复的回应
1.“民事合意搬迁合同”能掩盖房屋被征收的事实吗?宗旨不还是街道、村不想承担责任吗?
2. 交房就是交房了,原房主只要交一把钥匙就是交房,钥匙少交你们怎监管的?己交房该房产权即为集体所有,事实不容强辩!交房时及交房后你街道、村是如何监管的?
3. 回复所说“利益共同体”“买卖(其实是必须先拆除)”、非安全事故、无监管义务,并不应该是街道单方轻易强词而认定?死者蒋丹祥以收废品谋生属实,但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成立和形成利益共同体,其只是以个体的形式在外收废品,陈秀凤家房屋的彩钢瓦的回收是由李建国个人去洽谈,死者在接到李建国请求帮忙的邀请后去现场协助拆除事宜,未有任何商议收取任何费用,纯属帮工!李建国与陈秀凤谈好的价格也只有250元,回复中声称所谓“调查”涉案赔偿义务人所谓“量比较大时,三人经常成立利益共同体,同劳动,通受益,三人中没有任何人抽头渔利”的说法只是相关义务责任人推卸责任的托词。所谓“调查”是发生在本案事发以后,是几名涉案被告共同在案发后协商串供一致后形成的,这样的调查结果不仅会帮助上述自然人涉案主体掩饰推卸应承担的法律责任,更会致使相关涉案单位脱逃应付之责。

4.回复意思不就是交房及拆迁房现场收废品的安全就应该没人管、就不应该政府管吗?底层民众安全就应该没人管吗?与中央的本意符合吗?
5.回复所说“分别作出赔偿承诺,且赔偿数额基本一致后”,事实不就是扣押死者遗体至殡仪馆,胁迫死者家属签不公平承诺书给不知何人所派的律师,官员好交差,不签不让家属领回遗体吗?处理事情有政府处理一半再留一半给受害者家属处理的吗?所谓承诺只不过是公权力施压、胁迫,对方律师欺诈、诱导而形成的,明显有失公平的并非真实意愿的不合理的表达!另既然像你们所表述的已经达成一致,又为何在5月18日下午和5月23日下午分别由园区及常务区长牵头一而再、再二三的协商会办处理呢?
6.至于说5月2日凌晨那么多大领导通宵达旦现场处理,死者家属只见到派出所领导、丁律师及村里1人,至今未见过房主,当晚也确实未见到那么多大领导,也许在远程遥控指挥吧?只能说明他们事先已形成利己损人的统一口径,后不顾去世者家属的感受,不断误导家属接受他们事先设置的结果而已!
7.至于街道说人民网帖死者亲属所反映的严重失实,事实就是真实情况的表达。并不是“街道说的严重失实”。只不过街道回复所说5月23日官员动用那么多部门施压要求删帖倒也是百分百的事实。
8.街道办披露参与协调的死者弟单位是何居心?难道还想再动用公权力施压?而且死者弟在现场说尽量协调删帖,是在顾区长等领导说必须先删帖,并承诺删后可以协助尽快垫付处理善后、奢望政府妥善善后的情况下说出的。
9.所说叫依法处理不就还是交由法院处理,政府不应管、管不了。你不管我也不奢望了,但不能说严重失实呀! 群众眼睛是亮的,事实就是事实,公道自在人心!事实胜于雄辩,他们只不过是竭尽所能,撇清园区及自己的责任!
10.更何况人民网是网络信访一部分,我们坚信人民网为人民!人民网的帖不是发帖人说删就删的,发布及删帖是有流程的?人民网自会定夺,官员不应一味动用公权力施压删帖。 综观宝瓶湖街道的回复,没有一点仁慈关爱的言词,通篇都是指责和不满,避重就轻,一点责任担当都没有,好像你们是受害者。你们应该叩心自问,自5月1日受害者去世一个多月来,你们都做了一些什么,死者家属从你们作为事发地政府的领导得到了什么?哪怕是一句安慰的话语都没有,你们的良心何安?这样会让人民信服、百姓幸福吗?

发表时间:2020-06-13 08:48 跟帖 返回顶部

5楼 匿名网友说: 对宝瓶湖街道答复的回应
1.“民事合意搬迁合同”能掩盖房屋被征收的事实吗?交房就是交房了,原房主只要交一把钥匙就是交房,钥匙少交你们怎监管的?己交房该房产权即为集体所有,事实不容强辩!交房时及交房后你街道、村是如何监管的?
2. 回复所说“利益共同体”“买卖(其实是必须先拆除)”、非安全事故、无监管义务,并不应该是街道单方轻易强词而认定?死者蒋丹祥以收废品谋生属实,但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成立和形成利益共同体,其只是以个体的形式在外收废品,陈秀凤家房屋的彩钢瓦的回收是由李建国个人去洽谈,死者在接到李建国请求帮忙的邀请后去现场协助拆除事宜,未有任何商议收取任何费用,纯属帮工!李建国与陈秀凤谈好的价格也只有250元,回复中声称所谓“调查”涉案赔偿义务人所谓“量比较大时,三人经常成立利益共同体,同劳动,通受益,三人中没有任何人抽头渔利”的说法只是相关义务责任人推卸责任的托词。所谓“调查”是发生在本案事发以后,是几名涉案被告共同在案发后协商串供一致后形成的,这样的调查结果不仅会帮助上述自然人涉案主体掩饰推卸应承担的法律责任,更会致使相关涉案单位脱逃应付之责。
3.回复所说“分别作出赔偿承诺,且赔偿数额基本一致后”,事实不就是扣押死者遗体至殡仪馆,胁迫死者家属签不公平承诺书给不知何人所派的律师,官员好交差,不签不让家属领回遗体吗?处理事情有政府处理一半再留一半给受害者家属处理的吗?所谓承诺只不过是公权力施压、胁迫,对方律师欺诈、诱导而形成的,明显有失公平的并非真实意愿的不合理的表达!另既然像你们所表述的已经达成一致,又为何在5月18日下午和5月23日下午分别由园区及常务区长牵头一而再、再二三的协商会办处理呢?
6.至于说5月2日凌晨那么多大领导通宵达旦现场处理,死者家属只见到派出所领导、丁律师及村里1人,至今未见过房主,当晚也确实未见到那么多大领导,也许在远程遥控指挥吧?只能说明他们事先已形成利己损人的统一口径,后不顾去世者家属的感受,不断误导家属接受他们事先设置的结果而已!
7.街道办披露参与协调的死者弟单位是何居心?而且死者弟在现场说尽量协调删帖,是在顾区长等领导说必须先删帖,并承诺删后可以协助尽快垫付处理善后、奢望政府妥善善后的情况下说出的。
8.所说叫依法处理不就还是交由法院处理,政府不应管、管不了。但不能说严重失实呀! 群众眼睛是亮的!事实胜于雄辩,他们只不过是竭尽所能,撇清园区及自己的责任!
综观宝瓶湖街道的回复,没有一点仁慈关爱的言词,通篇都是指责和不满,避重就轻,一点责任担当都没有,好像你们是受害者。你们应该叩心自问,自5月1日受害者去世一个多月来,你们都做了一些什么,死者家属从你们作为事发地政府的领导得到了什么?哪怕是一句安慰的话语都没有,你们的良心何安?这样会让人民信服、百姓幸福吗?

发表时间:2020-06-13 09:36 跟帖 返回顶部

6楼 匿名网友说: 15920313911800731_550_550.png15920314587240531_550_550.png15920315239247071_550_550.jpg

发表时间:2020-06-13 14:59 跟帖 返回顶部

7楼 匿名网友说: 宝瓶湖街道的回复,出发点及基调就是推卸责任、滥用公权力耍官威、乱扣帽!究竟谁严重失实?百姓心知肚明!“天地之间一杆秤、秤砣就是老百姓”。 党中央一再要求各级干部要勇于批评自我批评、有责任有担当,某些官员不应滥用公权、百般诡辩、愚弄民众。人民网为人民,街道回复开篇创新用“民事合意搬迁”究竟想掩盖啥、规避啥?谁严重失实,交由人民评判!

发表时间:2020-06-13 15:04 跟帖 返回顶部

跟贴 网友跟贴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请您跟帖时遵守相关规定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