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  注册

我要发布+

射阳法院对申请执行人所提执行异议拒不立案

作者:chenyikou  发布时间:2020-01-23 10:02  区域:盐城射阳
投诉报料:

射阳法院对申请执行人所提执行异议拒不立案

2020年123日上午8:44,我致电射阳县人民法院执行大厅0515-82392239,询问:“我叫沈某某,20191220日左右,向你院立案庭送达一式两份执行异议申请书。请问是否立案,案号是多少?“男性工作人员答复:”执行异议申请书一概在立案庭立案,即使执行人员收到,也在立案庭立案。至于执行异议的审查,就更归执行局管,而是由射阳法院民一庭负责审查。“

上午8:52,我又致电射阳县人民法院立案大厅0515-69220002,询问接线的女同志:“我叫沈某某,于20191220日左右,向你院立案厅送达一式两份执行异议申请书,请问你部门是否收到?如果已收到,是否立案?为何超出十五天没有作出执行异议裁定?”该女同志答复:“执行异议申请书你寄到我们立案庭,我们也是需要跟你转到执行局,由执行法官审核之后,由执行局长签过字,由我们的内勤同事转给我们立案庭。”那你们立案庭为什么不进行审查?“这个执行异议案件不归我们立案庭审查。审查是由执行局负责的。”我说:“那就是说审查不归民一庭审查,你的答复与执行局刚才的答复完全对立,请问,你们收到我的执行异议申请书后,什么时间转交到执行局的?”她说:“是1223日。“搁下电话后,我又去电询问:”请问材料转到执行局后,最终有未再转到立案庭立案?“她说:”经查询,你提交的执行异议申请至今查不到立案的信息;如果已经立案,我们的系统中肯定会查得到的。“射阳县人民法院通过压制执行异议申请拒不在三日内立案、以及超时一月仍不立案的做法,装扮执行工作的和谐,我深恶痛绝。该案承办法官王晓东在20191227日下午时来电,说局里研究同意将我加为申请执行人,但是从同意至今过去了25天以上,竟然将我的执行异议申请扔进了”垃圾篓“,拒不立案。我不知道执行局长是否党员,是谁充当了被执行的老赖的幕后保护伞。

2019年1212日,我在人民网投诉《射阳法院对执行异议案件不知多久作出执行裁定》,文中反映我父亲依据(2011)射黄民初字第0443号民事判决书申请执行,2016-2019转眼四年过去,射阳县人民法院未为我父亲执行到一分钱。2019112日,父亲依据(2011)射黄民初字第0443号民事判决书,将截止20191031日前对吕金才、瞿洪霞享有的迟延履行金债权11535.4元,享有利息债权13735.5元转让给我,用以抵冲2014年欠我的款子。20191115日,父亲向被执行人送达了《171号执行案件债权转让25270.9元给沈海龙的通知》。

2019年1120日上午,我到射阳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找到王某提交了我与父亲签订的《转让(2012)射执字第0171号执行案件迟延履行金等债权协议》原件,以及债权转让通知吕瞿的证明材料等。我当场要求王法官在十五日的法定期限内作出是否准许追加申请执行人的执行裁定,我与父亲联名提交了《关于列为(2012)射执字第0171号案件申请执行人的申请》。直到2020122日,我未收到射阳县人民法院准许我加入申请执行人的执行裁定书。

2020年122日晚18:35,我致电该171号执行案件承办法官王某。我说:“王法官,我请求列入申请执行人过了两个月了,从你来电说院领导会议同意将我加为申请执行人也过20天了,到现在我也没收到执行裁定,这事还真难产了?”王某说:“沈主任,将你列为申请执行人,究竟属于变更申请执行人,还是追加申请执行人?究竟何者,我们正在研究呢?你认为应当是追加吗?”我说:“我受让的债权部分,不属于原申请执行人可以申请执行的内容,从这个角度讲,属于变更。而从申请执行人的数量上来说,是增加了一人,可以称谓是追加。”王某说:“麻烦你研究一下,明天上午我再与你联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执行过程中,申请执行人或其继承人、权利承受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变更、追加当事人。申请符合法定条件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即父亲将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权依法转让给我,我要求列为申请执行人,执行法院应当许可。射阳县人民法院竟然纠结于列为申请执行人的情形属于变更还是追加,并据此超限不作执行裁定,真是让我无语了。

要厘清变更与追加之间的区别与联系,应当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等相关法条中将变更申请执行人或追加申请执行人,或者变更被执行人单独阐述的条文中寻求。第五条:“作为申请执行人的法人或其他组织因合并而终止,合并后存续或新设的法人、其他组织申请变更(注:这里没有追加的字眼)其为申请执行人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即前面的法人不存在了,其权利义务由后续的法人或组织承受,后者取得100%的债权,属于变更。此条变更情况下,原主体不在,申请变更的主体替换了原来的主体,即在申请执行人的数量上-1+1没有增加。第十一条:“作为被执行人的法人或其他组织因合并而终止,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合并后存续或新设的法人、其他组织为被执行人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变更情形与第五条类似。

第十条第二款规定:“作为被执行人的公民被宣告失踪,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注:这里没有追加的字眼)该公民的财产代管人为被执行人,在代管的财产范围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这种变更情形,原被执行人不能作为执行案件的主体,而由承继其权利义务的主体作为申请执行人。此时的主体数量仍是-1+1,总量没变。第二十七条:“执行当事人的姓名或名称发生变更的,人民法院可以直接将姓名或名称变更后的主体作为执行当事人,并在法律文书中注明变更前的姓名或名称。”这也是变更执行当事人的情形,原名称不再存在,以后名称为准,单方主体数量未变。除以上所列条款外,法释(201621号中的其他条款变更、追加的用语均是组合在一起,不加以区分。

法释(199815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77条规定:“被执行人为个人合伙组织或合伙型联营企业,无能力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追加该合伙组织的合伙人或参加该联营企业的法人为被执行人。”这种情形下,追加时一方当事人数量增加、增加前后原当事人仍对100%债务承担责任。追加的当事人对未追加时的当事人的债务承担的连带责任或者全部份额。

《执行规定》第80条:“被执行人无财产清偿债务,如果其开办单位对其开办时投入的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注册资金,可以裁定变更或追加其开办单位为被执行人,在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注册资金的范围内,对申请执行人承担责任。”此追加时具备追加后被执行人数量两个及以上;此种情形下,将开办单位列为被执行人时,被开办的单位依然存在,这就说明变更被执行人情形下,原被执行人可以并列为被执行人(这是为沈某列为申请执行人又这一角度是追加,那一角度也是变更的观点铺垫)。

我对王法官说:“假如张三欠李四10万元,李四转让5万元给他儿子李乙,申请执行人依据生效裁判是李四,李乙申请追加为申请执行人,是从现有申请执行人是李四的基础上,将他也追加为申请执行人,这里的追加就是增加一个申请执行人。李乙申请追加,从执行范围或者内容上来讲,又是变更申请执行人。这变更不是将原申请执行人变更为李乙,而让原申请执行人完全退出;而是将10万元的5万元的申请执行主体李四,完全替换为李乙。这就是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及《执行规定(试行)》中的许多条款通常‘变更、追加’一起表达,不加区分的原因。

法释(201621号第二条规定:“作为申请执行人的公民死亡或被宣告死亡,该公民的遗嘱执行人、受遗赠人、继承人或其他因该公民死亡或被宣告死亡依法承受生效法律文书确定权利的主体,申请变更、追加其为申请执行人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该条款与第十条第二款形成鲜明对比。从该条可以看出,原申请执行人已不存在了,承受生效法律文书确定权利的主体如果仅一人,则该人为申请执行人时该方主体仍为一人。仍为一人时宜为变更,但此法条明确申请追加为申请执行人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为何?因为死亡或被宣告死亡的申请执行人未死亡或未被宣告死亡时,可能10万元债权已执行了5万元,那么,剩余下的5万元的执行主体,应当直接变更为权利承受人;但从10万元的债权总额或同一个执行程序上看,共两个申请执行人行使执行申请权利,故为追加。

变更申请执行人还是追加申请执行人,变更被执行人还是追加被执行人,都是针对特定的情境、特定的对象、特定的执行内容而言的。将第三人的申请追加,吹毛求疵地认为不叫追加叫变更;或者将第三人的申请变更直接否定,认为不叫变更叫追加,系缘木而求鱼。沈某人请求列为申请执行人,对于转让的债权部分,其主体发生变更;该部分的权利主体变更,使该执行案件执行过程中申请执行人由一个变更成了两个,又为追加,而在同一执行程序中的同一时段,两个申请执行主体同时请求执行,后一增加的主体相对前一主体,毫无疑问是追加。说追加还是变更都不错,关键是在表达时对应上合适的理由即可;实在扯不明白,还是效仿司法解释糊稀泥的说法,笼统表述为准许变更、追加沈某人为申请执行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申请执行人将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权依法转让给第三人,且书面认可第三人取得该债权,该第三人申请变更、追加其为申请执行人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我申请变更为申请执行人也好,申请追加为申请执行人也好,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射阳县人民法院正事不干,在同意列为申请执行人的前提下,竟然为属于变更还是追加,执行大佬互相咬文嚼字、粉墨登场,作为对执行异议案件拒不立案受理的理由。射阳县人民法院立案庭则厚颜到立案庭没有对执行异议案件审查立案的法定职责的程序,既然谁也没有审查义务,这些无所事事,互相扯皮的法官为何还不让位,回家养老,抓紧新陈代谢?

射阳法官有关法官的所作所为,就是保护被执行人的财产不被查封、冻结,让申请执行人跑断腿,增加执行难,为执行难制造舆论,更大地助长财政内耗。他们互相推诿、互相扯皮,难道不是浪费纳税人的钱财,增加国家财政的负担吗?立案庭与执行局都没有对申请执行人的执行异议审查立案的义务,这难道不是恶意剥夺所有申请执行人提出执行异议申请的权利吗?

OO年元月二十三日

呼声反馈 单位反馈
本院已经作出执行裁定书,裁定追加沈海龙为该案的申请执行人,之后会根据案件具体情况继续开展执行工作。

反馈单位:射阳县人民法院
反馈时间:2020年02月06日

反馈提醒:
1、机构可申请账号,自行添加回复(点此认证);
2、如需网站添加,回复单位可下载联系人认证附件,填写完毕并加盖公章传真至025-85582899,回复内容发送至邮箱voice@jspeople.com即可;
3、如有其他疑问,可拨打025-85582812咨询(该号码不受理投诉、留言)。
1 网友:匿名网友 发表时间:2020-01-23 17:01
回复内容:至于执行异议的审查,就更归执行局管——前面的就更归执行局管,纠正为就更不归执行局管。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