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  注册

我要发布+

对宿城区法院法官宁辉远涉嫌严重枉法裁判的举报

作者:曹为春  发布时间:2020-02-02 19:48  区域:宿迁泗阳
投诉报料: 关于对宿城区人民法院法官宁辉远涉嫌严重枉法裁判一案的举报 尊敬的人民网: 我现在举报宿城区人民法院法官宁辉远涉嫌严重枉法裁判一案【案号(2019)苏1302行初156号,我是原告曹为春】。我因不服泗阳县公安局于2018年11月30日作出的泗公(爱)行罚决字[2018]169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泗公(爱)行罚决字[2018]170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宿迁公安局于2019年3月26日作出的宿公复字[2018]第45-1、45-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所以我于2019年4月11日依法向宿迁市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并当场提交了行政起诉状和证据材料(宿城区人民法院也出具了材料收据),宿城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6月5日对本案进行了开庭审理,主审法官为宁辉远,但是2019年10月底,在审判期限还有不到十天的时候宁辉远法官竟然三番五次让我撤诉,被我严词拒绝。后我于2019年11月5日收到了行政判决书,。但在一审整个过程中,我发现宿城区人民法院主审法官宁辉远有枉法裁判的重大嫌疑,并且枉法裁判的主观故意非常明显,现有在案证据材料、庭审笔录、行政判决书等能够完全证明宁辉远法官涉嫌严重枉法裁判,此案无论在庭审过程中还是在判决书中都存在严重的违法违规行为,并且是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做出了严重且明确的枉法判决,也就是说该判决是在没有任何理由和依据的情况下做出的,可以说不需要查阅卷宗,哪怕只要是有一点法律常识的人直接看这份判决书都知道这是枉法裁判,在党中央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宁辉远法官竟然做出这样十分明确的枉法判决,令人震惊。这一枉法判决不仅仅直接侵害了我作为原告的合法权益,更重要的是严重损害了宿城区人民法院对行政案件判决的公信力,毫不夸张的说该判决的社会影响非常恶劣,故请求宿迁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依规对宿城区人民法院法官宁辉远依法立案调查处理,从而维护法律法规的权威性和严肃性,更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具体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阐述如下: 一、我于2019年4月11日依法向宿迁市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并当场提交了行政起诉状和证据材料(宿城区人民法院也出具了材料收据),但宿城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5月5日才对本案立案受理,严重超过了《行政诉讼法》以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立案审查期限7日的规定,属于典型的严重违法,依法依规应严肃查处。 二、在宿城区人民法院已经确认被告泗阳县公安局已经严重违法的情况下,宁辉远法官竟然直接违反法律的明确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严重且明确违反了《行政诉讼法》的有关规定,依法依规应严肃查处。理由和依据如下: 宿城区人民法院已确认泗阳县公安局作出处罚决定时程序违法却不撤销据此违法程序作出的处罚决定书,适用法律错误。宿城区法院认为宿迁市公安局在行政复议中对泗阳县公安局办案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作出了否定性评价,确认了泗阳县公安局作出的涉案行政处罚决定违法,原告曹为春的救济权利已经得到了保障,就不予撤销根据违法程序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因为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行政行为违反法定程序作出的,人民法院应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现宁辉远法官在查明泗阳县公安局作出行政处罚程序违法的情况下,应当撤销或者判决泗阳县公安局重新作出行政行为,而不是以原告曹为春救济权利已经得到保障为由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宁辉远法官这种判决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三、一审法官在一审行政判决书中对原告全面指出的被告泗阳县公安局处罚决定存在严重违法的相关事实理由和证据全部采取直接隐瞒和刻意避回避的方法,既不提及,也不解释、不回应,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等相关规定,一审主审法官以此来达到刻意隐瞒对一审被告不利、对一审原告有利的相关案件事实情况,从而最终达到实现枉法裁判的目的,并且从本案的庭审过程情况、庭审笔录、在案证据材料等方面也十分清晰的表明一审主审法官枉法裁判的主观故意是十分明显的,而不是办案水平不高等其他因素造成的,相关材料足以证明一审主审法官涉嫌严重枉法裁判,具体事实依据和理由如下: 1、原审法院认定“2016年9月5日15时许,泗阳电视台1890栏目组对泗阳县爱园镇爱园街环境卫生进行曝光,曹为春在接受采访时与胡珊珊发生矛盾,继而相互辱骂,后曹为春、曹国峰与胡珊珊、胡铆翔、胡权、朱方平等人发生撕扯并相互殴打”与事实不符。原告仅仅是出于保护自己的目的与胡珊珊等人发生撕扯,并非与他们进行相互殴打。首先,生效判决(2017)苏1322民初8753号民事判决书中本院认为部分阐明,胡珊珊、胡铆翔殴打曹国峰、曹为春应该承担90%的主要责任。对于生效判决,胡珊珊、胡铆翔予以服从,积极履行判决生效义务,对于事实认定部分无任何异议,即表明他们认可原告和他们之间仅仅是存在撕扯行为,并非相互殴打。其次,如果是双方之间相互殴打,原告曹为春与曹国峰都是男性,胡珊珊等人身上却不见伤痕,而原告曹为春父子却头破血流,明显与常理不合。最后,公安机关据以认定原告曹为春殴打胡铆翔等人的证人证言不真实,公安机关在发问证人时存在诱导性发问。公安机关多次进行证人证言调查,起初,公安机关根据证人证言对原告曹为春作出泗公(爱)行不罚决字[2017]05号《不予处罚决定书》,这表明2017年11月28日之前,公安机关调查的证人证言无法证明原告曹为春有殴打他人的事实。之后,因原告曹为春对胡权一家殴打自己的处置结果不服,不断提起复议,公安机关因出于“整治”原告曹为春的心理,又搜集了多个证人证言证言。这些证言中,许怀中、朱玉英、裴军、许怀早、庄平业等5人陈述自己不在现场,石第民、张华银、孙青、张红伍、乔禹、张洪高、朱会芹等7人陈述自己没有亲眼看见打架全过程,没有亲眼看到原告曹为春动手打人。另外唐荣霞、庄磊、许怀林、许怀国、葛金标、张赛、唐加明、庄平业等人的证人证言明显前后矛盾,逻辑不清。这是因为公安机关再次调查取证时事隔久远,证人证言很多地方全凭想象以及公安机关在做笔录,发问证人问题时有很强的诱导性,引导证人陈述原告曹为春与胡珊珊等人互相殴打。因此,公安机关所得证言与事实情况不符。2、原审认定原告曹为春在接受采访时与胡珊珊发生矛盾,继而相互辱骂与事实不符、认定证据不足。泗阳电视台1890栏目组是受原告曹为春之约前来采访,原告曹为春不会不明智到当着电视台的面与人对骂。并且原告曹为春是一名注意形象的共产党人,也不会如此不注意形象。另外,胡珊珊于2016年9月5日所作的笔录中陈述仅为“曹为春说的很多刺挠话对着我家”,此部分话就是谈及胡珊珊所开饭馆堵塞下水道问题,并没有提及原告曹为春骂她。另外,2017年6月1日所作笔录没有提及原告曹为春骂她,2018年6月1日也没有提及原告曹为春骂她。直到2018年11月07日,才陈述原告曹为春在打架时骂了她。时间过去如此之久,当时没有提及原告曹为春骂她,直到 2018年11月7日才“突然想起”原告曹为春骂了她,明显于常理不合,其中不能排除公安机关在办案时引导胡珊珊陈述原告曹为春骂她的情形。此外,胡珊珊能够记得他骂原告曹为春的话,但是具体到原告曹为春骂她什么话时却不清楚。另外,胡珊珊的父亲胡权在公安机关历次所作笔录中也仅是陈述原告曹为春跟1860反映环境差。并没有陈述原告曹为春公然辱骂胡珊珊。胡珊珊母亲朱方平历次所作笔录也无法反映出原告曹为春公然辱骂胡珊珊的事实。并且,2018年11月30日,朱方平陈述她记不得原告曹为春有骂人的事实。此外,根据绝大多数证人证言只说明原告曹为春可能因为下水道排污管道堵塞这件事和胡珊珊发生争吵,而非公然辱骂胡珊珊。另外,有一小部分证人也仅陈述胡珊珊和原告曹为春是相互骂的,这部分证人对胡珊珊骂原告曹为春的话可以说出来,对原告曹为春骂胡珊珊的话却不能说出。可见,这部分证人仅仅是凭借自己的想象认为一方骂人另一方必然会予以回应骂人的话,因此对公安机关陈述双方之间是对骂。 由此可见,一审判决是多么的荒唐、离奇,令人气愤,让人惊愕,而在这荒唐、离奇和惊愕背后恰恰暴露了一审主审法官宁辉远涉嫌严重枉法裁判的事实。 综上所述,现有在案证据材料、庭审笔录、行政判决书等已经十分清晰的表明宁辉远法官涉嫌严重枉法裁判,此案无论在庭审过程中还是在判决书中都存在严重的违法违规行为,故请求依法依规对宿城区人民法院法官宁辉远依法依规立案调查处理,从而切实维护法律法规的权威性和严肃性,更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呼声反馈 单位反馈
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 20 天 19 小时 40 分 14 秒 ,相关单位尚无反馈。

188

督办
反馈提醒:
1、机构可申请账号,自行添加回复(点此认证);
2、如需网站添加,回复单位可下载联系人认证附件,填写完毕并加盖公章传真至025-85582899,回复内容发送至邮箱voice@jspeople.com即可;
3、如有其他疑问,可拨打025-85582812咨询(该号码不受理投诉、留言)。

用户名: 密码: